FANDOM



      武断的权力体系从君主到贵族,一直坠落到平民以后,就变成了一种“同谋犯”之间的最低限度妥协,不使用暴力的状况接近于黑帮内部承诺。这种体制的优点在于随时可以突破规则(使用暴力革命或潜规则等),类似开启金手指(比如遇到“贵人”)一样获得可预期之外的收益和攀升机会。 ​​​​


      武断的僭主还能保证下层社会的团结,人们通过共同反对僭主而互相保持信任;武断的寡头还能保证勇气,寡头割据虽然导致不可协调的分裂,但人们依然在分裂中准备好了自我防卫的充分理由;武断的暴民不会让任何人保持无辜,只有让每个人沾上犯罪的鲜血,才会让人们心悦诚服地相信不遵守法律是每个人心底真正的偏好。


       对暴民体制的真正辩护,是没有的。因为每个人都是“鲁荣渔2682”上的嗜血船民;不愿沾血的良民已经被赶下海去。同谋犯们哪怕确立了一条规矩,也是为了在规矩中暂时保存实力,或者为找准时机在率先破坏规矩中格外获利。因而,在暴民体制中,“老实人吃亏”成为共识,相对于“老实”的“精明”成为个人生存之道。


       精明是小聪明。精明人不惜原则为代价的小聪明,实际上是大愚笨。这当然是不用多说的。但“所有人对所有人都是狼”的原则,确实在互害的暴民社会建立起来了,这取决于一种最低限度的内部容忍。这种容忍里面的信任度是极度稀薄的,接近于零;它实际上是通过一种暴民的总体权力垄断来实现的。暴民以允许自己被彻底剥夺武力使用为代价,实现互相的和平。


        正因为暴民是在彻底剥夺武力中自我驯养的,所以一代一代下来,就越来越成为羔羊一样的顺民。顺民不等于不是暴徒。也恰是因为这种驯养,让他们在最低级的武力面前也没有自保之力。暴民向顺民的转化,是以前一轮暴民的自相残杀和人口灭绝为前提的。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暴民为自己准备的绝对权力护身符,正是腐败(越轨得利)的根源。越轨得利,就是在隐性伤害公平正义,也即实现互害。但恰是在这里,有着暴民体制的内在理由。互害许可,恰是暴民守护暴民体制的源动力。


         我们可以把“互害”理解为,为自己开启“金手指”。“金手指”通常指的是网络小说中作者帮助主角人物点石成金的手法,相当于西方戏剧手法中的“猴子请来的救兵”(deus ex machina,又译“天外救星”)。“金手指”还可以对应于小说人物的“主角光环”,或者网络游戏的“人民币玩家”。简言之,金手指,就是日常规则外收益。


         传统的六种制度中的典型形式和堕落形式的根本区别,不是统治者的人数区别,而是对于制度本身的恪守方式。恪守制度和原则的,就是君主制、贵族制和民主制,表面设立制度而实际上不恪守制度及其原则的,就是僭主制、寡头制和暴民制。


          堕落的制度形式的唯一辩护仅仅在于:以制度和原则为代价的“金手指”获利,是非常巨大和诱人的。因为金手指的获利是眼前的,而互害虽然是必然的,但总归是遥远的。


         2017.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