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劉仲敬:在日本與聽眾的問答(補充) Edit

本文記錄於2015年5月

“一般來說其實你越是接近高層的話,他表面上看起來越是偽自由派;越接近低層的話,越是赤裸裸的法西斯。這個與其說是左右問題,倒不如說是層次比較低的人,地位不安全,所以他特別希望、特別有可能表現出狹隘的狂熱。比較高層的人因為地位比較安全,所以他的活動也許比較大,有的時候說點真話是安全的、沒有關係的。搞一點點綴品這些,還可以像是調味品一樣,給他增加見識。”

評價這次共識網組織的活動 Edit

他們這一次搞的這些活動,背景也很混雜。前兩天見的那兩位議員,都是只瞭解表面情況,大體上是敷衍的,像競選中說的那些場面話,具體的東西,可以說他們是沒有什麼具體的看法的。只有今天的中島,好像是比較直言不諱的,他直截了當的就說是,你們見的那些中日友好人士都是邊緣人士,你們還沒有見到過日本的主流社會。這個財團好像最近幾年來一直是在聯絡中國方面的自由派人士,去年他們就開始在邀請這些人,包括秦暉那些人,這樣子當然是有所圖的。至於共識網這邊,我倒可以看出他們的動機。他們就是,表面上看起來是想把各方面的人串在一起,包括去越南那一批花千芳和孔慶東那一批人,反正是一起去的,兩邊這樣拉,名副其實的共識。所以我估計,這就是統戰的一個步驟。所謂講方式、講方法就是這個意思。你直截了當的去威脅或者收買是不講方式和方法的。用這種方式,其實是一個白手套的做法。共識網骨子裡面肯定是共產黨的人,而且還是比較靠近高層的,相當於安德羅波夫那種人。因為共產黨內的自由派,大部分是克格勃。克格勃是共產黨內最見多識廣,最知道怎樣維持統治的。如果沒有他們去用那些不受常規限制的手段的話,共產黨也維持不了這麼長的時間。所以我相信他們這個是一種至少是高層中間某一個派別默許的。默許這件事情就相當於是完成某種特殊任務,所以不但不能打壓,反而要留出這個渠道出來。留出這個渠道不代表他喜歡這個,但是這個東西是留出來作一步閒棋的。就相當於是在30年代初期加入軍統的那些匪諜一樣,開始的時候他們確實是替國民黨出力的。加入戰略情報局那些地下黨也是這個樣子的,替美國效忠得最厲害的,共產主義大旗是最鮮明的,你不能說他們全都是為共產國際賣命,其實在戰爭的最初階段,他們是比地地道道的美國人還內行,還要聰明。

我在共識網寫東西,因為我別無選擇。共識網在牆內是最開放的網站了,其他的別的網站都比它要更差勁一些。開放不開放這種事情,其實主要不是看你的東西,而是看你的層次高低。一般來說其實你越是接近高層的話,他表面上看起來越是偽自由派;越接近低層的話,越是赤裸裸的法西斯。這個與其說是左右問題,倒不如說是層次比較低的人,地位不安全,所以他特別希望、特別有可能表現出狹隘的狂熱。比較高層的人因為地位比較安全,所以他的活動也許比較大,有的時候說點真話是安全的、沒有關係的。搞一點點綴品這些,還可以像是調味品一樣,給他增加見識。以後變得不安全也有可能。比如說共識網,它到底是哪個派系的呢,它毫無疑問是在中共黨內相當於克格勃那個派系,它最上層的那些老闆之類的人物,都有這方面的背景。但是他們在黨內的高層中間站隊不一定永遠站得對,說不定哪一天,政策改變的時候就首先把他們連同他們手下的人,所有的人都順便給做掉。會不會把在上面寫過文章的都逮起來不好說,這涉及到整個遊戲規則的演變。正因為對這個格局的判斷,所以我一直在向南方移動,向比較高層移動。像現在我幹的某些事情,如果我還在公安局的話我是不敢做的。雖然中國的整體環境是不斷地在惡化,但是在整體環境不斷惡化的過程中,我所在的小生態環境,對於我來說,卻是在逐步改善。我相信跟我打交道的那些主流,比如說共識網那些,其實都是統戰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