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内部-禁分享】飞碟与梁山——阿姨匪学要义 | 冬川豆 Edit

2016-09-13阿姨冬川豆种子不死


是流氓无产者,善于窥测层次更高的人弱点。蒋介石为什么不打他,因为要留共惨党作为给斯大林的礼物,要在美国人和各党派面前冒充全国领袖。斯大林为什么不打他?因为临阵换将会打乱远东整体部署,而且毛是知趣的人,一遇警告就让,甚至涉及王明这样的死敌都会服从,蒋介石就不会这样。周恩来刘少奇为什么让他,因为列宁主义者爱党,而毛拿党做人质,就像所罗门故事里的亲妈,害怕孩子受伤就要让着假妈。苏联为什么不做掉他,因为越南战争期间不能让主要敌人有机可乘。美国人为什么不做掉他,因为害怕没有他以后的共惨党就会顺利回归苏联。他对各方面都使用边缘政策,利用别人对自己事业的爱,利用自己对什么事业都不爱的优势。如果碰上没有事业追求的小流氓,这种老流氓就会被打死,但各有事业的上等人是不会为了打流氓抢垃圾,就打烂自己的盛宴美酒的。你在每个国企单位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流氓,因为所有领导都不愿向外人和敌人暴露自己管不住手下,只有让他在下等人当中胡作非为。这种人如果想把流氓兄弟组织起来闯上等人的宴会,是打不了硬仗的,而且流氓的内部组织性极差,很快就会变成自己打自己。

hhh毛从来没有全盘控制,而是习惯于借强打弱。他最初支持高饶掐刘少奇,苏联表态以后就立刻反过来。他缺少完整的个人班底,因此最终斗不过列宁主义者。后者有完整的班底,他们就是中共,其他人都是可有可无的。他自己的人马零零散散不成气候,因为他能用江湖手段笼络许世友这种人,但培养不出陈云这种成团体的干部。列宁主义的力量在螺丝钉一样的批量干部,毛能够给这个机器掺沙子搞破坏,但自己制造不出能够替代的东西。他最后终于有机会培养嫡系的时候,选择的人马如此之差,大概怎么都不行的,也暴露了自己的层次或者干脆说就是阶级。他的成功大部分是借势,不是曾国藩那种肯打组织基础的人,所以打倒起来那么容易。胜利不一定代表真正的力量,打垮的难度才是力量的可靠指标,因为胜利可以依靠敌人的软弱和错误,真本领消耗不完就打不死的。


文革期间颇受毛笼络的许世友与张春桥在一起

hhh日本人从来没有承认败在蒋介石手里,只承认败给美国。蒋介石从来没有承认败在毛手里,只承认败给苏联。这些解释由第三方说出来,绝对理性客观可信。由他们自己说,就抹杀自己心术不正机关算尽太聪明的罪。他们都是企图破坏规则篡夺上级,结果像被警察打残的强盗一样,只能听任自己平时瞧不起的小偷流氓欺侮。他们输给警察心服口服,输给流氓就死也不服,就人性而言非常正常,就认知而言则是故意扭曲。outlaw在生态场当中是永远存在的,用途就是清理犯规者。没有吃粪甲虫的系统是无法稳定,没有上帝之鞭的社会很快就会变成索多玛,但是如果傻逼以为粪甲虫是优势策略,同样很快就会发现上帝之鞭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

hhh斯大林三十年代怕了希特勒,为了统战资产阶级,准备解散共惨国际①,顺便就把远东局也解散了,把远东局领导都做掉,瞿李王张之类苦力自然树倒猢狲散。他为此发明了人民民主的统战概念,深陷愚蠢的资产阶级是骗不完的,换个名字就能继续玩。毛泽东二十年后的新民主主义理论都是这时学斯大林的②,可怜两头真知识分子还五体投地得不得了。蒋介石如果真正理解斯大林,在此期间就会干脆做掉共产党,斯大林反而会佩服他,后来英国人就是这样对付希腊共惨党的,斯大林把所有责任都放在英国人没有杀完的逃匪身上,绝不挑战胜利者。③问题在于蒋介石始终是小资产阶级心理,以为放共产党一马,斯大林就会感谢他。其实恰好相反,斯大林因此看出他的软弱,警告他要想消除人民的背叛,至少要多杀几百万人。④这是他的经验之谈和善意忠告,可惜蒋介石完全听不懂。毛就在苏联抛弃自家苦力的窗口,利用黑社会经验上位。窗口一过,斯大林看蒋介石不想要这个统战礼物,毛又把他认为已经扔掉的东西捡回来了,就顺水推舟认了干儿子。毛清楚自己不是亲生,非常害怕斯大林害死他,竭尽全力效忠讨好,什么都能忍,包括王明。斯大林最终放过他还帮他,他一辈子感恩戴德,就像成吉思汗永远感激跟他一起逃命的小伙伴,成功以后送礼的人虽然贡献更大,但已经没有那么宝贵了,甚至会暴露送礼必有所求的弱点,像赫鲁晓夫就是这种情况。三十年代末的窗口一过,远东博弈开场,以东亚加南洋为总战场,时间比什么都宝贵,经受不起临阵换人的风险,就像旧家庭生了儿子的女人,再泼都得忍着。以后再想换,不同时伤害党是不可能的,而且飞碟暗中约束和苏联公开警告非常管用,换马必要性也不大。斯大林一死,毛就觉得解放了,接下来就可以绑架全党了。

1、1935年共产国际七大期间,斯大林开始预见到纳粹是苏联面临的现实威胁,试图缓和与民主国家的关系,在民主国家中寻找盟友。据南斯拉夫驻共产国际代表米洛凡·吉拉斯的回忆,斯大林解散共产国际的想法首先是在“巴尔干国家正在与苏联联合起来”的时候:我们不应当“害怕”英国,为了不让他们觉察到南斯拉夫正在发生一场革命或者正在被共产党人努力控制,我们应当避免任何打草惊蛇的举动。

2、斯大林教导毛学习“人民民主”。毛在1947年11月30日给斯大林的电报中说:“在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阶段,按照苏联和南斯拉夫的例子,除了共产党之外,所有政党都应当离开政治舞台,这将极大地加强中国革命。”斯大林在1948年4月20日的电报中说:“我们认为,代表中国人民中的中间阶层、并反对国民党集团的各种反对党将要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为了反对中国的反动力量和帝国主义力量,中共将不得不加入到他们中间以寻求合作,但要对他们进行控制。……(这)意味着现在不实行对所有土地进行公有化、废除土地私有权、没收所有从小到大的工商资本家的财产、没收不仅属于大土地所有者而且也属于雇工的中小所有者的土地。这些改革只能留待以后。”1948年4月26日毛在给斯大林的电报中坦承了“左倾倾向”的错误,并告诉斯大林,这些倾向“已经被彻底地改正了”。

3、1944年10月,丘吉尔与斯大林在莫斯科进行了会晤,划定了巴尔干半岛的势力范围。按照丘吉尔提出的方案,英国获得希腊的主导权,作为交换,苏联获得在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主导权。英国军队解除了希腊亲共产党军队的武装并扶植建立亲英政府,苏联对此没有干预,并将逃入苏联的希腊共产党人全部处死。

4、据古屋奎二《蒋总统秘录》记载,斯大林曾对中国驻苏大使杨杰说,希望他转告蒋委员长,如要消除人民对中国政府的不忠行为,应枪杀四百五十万人。所谓四百五十万,似为当时估计的全中国人口的百分之一。


慈父

hhh共惨国际在上海的班子,还有东南局的班底都不是延安能够控制的。斯大林不准毛做掉王明,留着他们主持统战。东南局和白区都是毛泽东上台前的旧人,毛只能拉一打一,用刘少奇和饶漱石对付周恩来和项英。东南局和七十六号(即“汪伪特工总部”)都是苏联的人①,但毛和汪并不爱护这些名义上的下属,既离不开又难以控制,希望这些人遭到打击但又不完全垮台。理解这个背景,才能理解皖南事件。

1、李士群于1927年4月由上海党组织派往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不久又被选拔到苏联特工学校受训,由苏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负责训练。回国后被安排在中共中央特科工作。根据苏军情报总局的规定,该局情报员必须是苏共党员。所以他的效忠对象是苏共、苏军情报总局,而不是中共。参加国民党特工组织时,他接受过中共特科红队的密杀令,执行了暗杀国民党调查科上海区长马绍武的行动。加入汪伪特工系统后,他在谍战中杀掉中统、军统人员无数,但从不杀共产党人。

hhh蒋介石在上海的系统层次不如共惨国际,主要依靠爱国资本家和爱国黑社会越来越少的奉献,主要掐汪兆铭的人马,渐渐被排挤出去。共惨国际名义解散以后,上海服从北美支部,直接配合美国政府内部的匪谍,因此玩弄延安和重庆犹如玩弄小孩。北美核心基地在墨西哥,公开的美国共惨党并不重要。墨西哥不能打闹,就是因为不能暴露二十年代内战以来安插的飞碟。西班牙机构和美国机构暴露后,都是退往墨西哥。

hhh共惨国际确实是抗战的中流砥柱,只是真正的原因说不出口。没有匪谍,美国和中国对日本开战的可能性是微不足道的。民国作为泛亚主义小兄弟,追随日本反对苏联的可能性倒是很大。有些人遭到诅咒,只能用造假来说真话,高老庄方阵①和毛泽东汪兆铭通信都是属于这一路的。

1、讽刺2015年9月3日抗战阅兵上向普京展示的游击队方阵。

hhh饶漱石和项英问题更多,斯大林明显知道皖南事件的许多内幕,直接表示不相信毛的说辞,威胁要枪毙游击队英雄。①在苏联语境中,这个词从三十年代就用在毛和朱德头上,却从来没有用在刘少奇周恩来和海龟共惨党人头上。江青从上海来,中组部首先就说她是国民党特务。康生拿掉了许多黑材料以后,大家就不说了。国民党特务机构大多数都是共惨国际的人,无论南京还是重庆。

1、1941年1月,皖南事变发生后,毛计划“在政治上军事上迅疾准备全面大举反攻”,要周恩来告诉驻重庆的苏联大使和苏联军事总顾问,停止接济蒋介石,“公开援助我们”。甚至发出电报,特别要求“呈交斯大林同志,使他能够估量中国形势,考虑能否给我们具体的军事援助。”1月21日,斯大林在列宁忌辰纪念仪式上的谈话中提到新四军军长叶挺,称叶是“一个不守纪律的打游击的”,“查查看事变是不是他挑起的。我们也有些打游击的,人是好人,但我们不得不把他们枪毙掉,就是因为他们不守纪律。”2月6日,季米特洛夫秉承旨意给毛发出措辞严厉的电报:“我们认为同蒋介石分裂并不是不可避免的。您不应当坚持分裂的分针。请您清楚地考虑局势,重新研究您现在的立场,并通知我们您的意见和建议。”

hhh毛以前还破坏了蒋介石的大中华计划,否则马来国民党越南国民党之类组织肯定不比玄洋社黑龙会省油。毛一折腾,大国崛起就耽误六十年。六十年后机会已经没有了,越南印度都起来了。蒋介石如果在五十年代胜利,连日本都很难制衡他,毕竟战败国包袱还是靠朝鲜战争解除的。如果上帝特别保佑美国,就能解释为什么要保护毛和巴格达迪这种人。

hhh所谓白区红区斗争,就是飞碟系和梁山系的意思,不按窝老提供的线索,保证越搞越昏。毛论残暴,在共惨党系统排不上前三名,说共惨党如何残暴,等于谴责兔子爱吃草,根本没有信息量。他老的特点其实是流氓无产者,喜欢挑衅试探,然后助强攻弱。你让他,他就会认为你弱。你打他,他就会认为你强。这是达尔文体系塑造的稳定解,不是个人品质问题,而是阶级环境问题。白区党当然是汉奸,因为共惨党本来就是境外颠覆势力派来的汉奸机构。红区党因为土鳖,所以只能当汉奸的苦力,在大老板面前连俄文都不会说,自然充满苦力对老板的嫉妒。毛当然知道人人都是汉奸,搞黑材料自然就是为了打击你,不想打击的人自然会把你的黑材料留着备用。五十年代做刘少奇的汉奸材料(时任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二副书记张秀山回忆:“1953年初,高岗对我说,毛主席让看一下东北敌伪档案中有关刘少奇1929年在奉天被捕的情况,要我去组织落实。”),当然是因为飞碟系有卧塌之忧。高岗这个土鳖适合这种头脑简单的工作,跟动员贫下中农落魄文人和王洪文之流的逻辑一模一样。毛搞权术是有一手的,打飞碟其实是打苏联,但又要顾苏联的面子,这个道理跟颂扬美国民主责备蒋介石不民主一模一样。高岗做满洲王,讨好苏联不遗余力,公开要求满洲做第十六个加盟共和国。饶漱石一开始就是国际飞碟,列宁学院和美国地下党派来上海的人。毛用高岗和饶漱石对付刘少奇周恩来,就是欺骗苏联说我不是针对你。问题在于斯大林何其老谋深算,岂会为几句口号所欺。飞碟系统的资格比毛老,是苏联的亲儿子,是用来埋伏党内挟制全国的,不是用来做表演的。斯大林公开打击高岗①,外围还以为大老板高风亮节,满洲的鸭子都不要了,其实就是公开放话,不要以为我好骗。毛知道硬拗没有好下场,立刻一百八十度转弯,高岗就成了三种人。这里面的做法,跟1972年外交革命和蒋委员长万岁(毛在重庆谈判喊过)是一个模子。你就别指望流氓无产者打硬仗,否则他在自己的生存环境中怎么能活到现在。吃亏是自然的,吃哑巴亏就是你笨。高岗就是吃哑巴亏,饶漱石就会继续撒卵石留线索。两者的区别就是汉奸和无产者的阶级区别。邓小平战胜王洪文,跟刘周战胜高饶一个道理。

1、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说:“当时担任苏联政府驻华经济事务全权的科瓦廖夫在他的密告信中报告说,发现对苏联的不良情绪,这种不满在刘少奇、周恩来及该国其他一些领导人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高岗早在毛访问莫斯科之前也给我们发来了类似的情报。高当时是中共中央政治局驻满洲全权代表兼北京政府驻满洲的全权代表,就好像是那里的总督。他与我国代表建立了十分良好的关系。……斯大林拿到我国驻满洲代表寄来的并附有他与高岗谈话记录的几份文件之后,干脆就把它们转送给毛了。我,还有我与之交换意见的几位其他政治局委员,都确信不疑地认为高岗向我们通报的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他出于何种目的,我不知道,但无论怎样他是站在对苏友好的立场上的。然而斯大林却把这些文件交了出去!”

hhh匪谍分三代。第一代是远东共和国时代的老近卫军,俄化很深,大抵在斯大林反左换新过程和窝匪落井下石中惨死,俞秀松(1899-1939,1920年6月与陈独秀、李达、李汉俊等成立上海共产主义小组;8月筹建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并担任书记;1925年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与王明结仇;1933年被苏共中央派到苏联远东伯力工作;1935年6月到新疆盛世才处工作;1938年被王明、康生说成托派,押回苏联处死)属于这一批人。第二代是共惨国际人,构成国共两党的组织基础,情报机构几乎完全由他们组成。毛泽东宋子文不可能完全不知道所用之人,只能解释为政治交易。第三代是斯大林彻底胜利后派来的新人,见过的世面最少而且生态位已经不多,大体遭到打击溃散。毛只能相信康生和任弼时比周恩来夫妇和叶剑英更可靠,避免他们和而谋我。外围群众的个人崇拜是一种无奈的自卫,只有启蒙傻瓜才会以为这是独裁罪证。其实恰好相反,证明毛的孤立程度甚至超过铁托。后者能够信任情报部门,而且在最后十几年终于消灭了所有匪谍。从毛晚年对周恩来叶剑英和康生的做法看,他已经力不从心了。如果你一直跟熊扭斗,是不会有余力顾及有没有踩死路过的大批蚂蚁的。 

hhh其实应该感谢苏联,要不是共惨国际,红军的原材料就变成张献忠了。好坏都是看比较么。知识分子其实本来就没有资格跟美国比,跟猪红五和张可望的剥皮亭原料是阶级兄弟么。这种人捞到一个大清,就感恩戴德不得了,现在怎么这样不知好歹?看大英大日本不顺眼,自己投靠共惨国际,然后又来冒充美国人。其实上帝的恩典总是超过人人所应得,夹边沟已经是剥皮亭的法外施恩了。

hhh李秀成后来说太平军的招兵法,农民离家几百里就不认识路,只能跟着走了。 张献忠也是靠胁迫,核心部队就几千人,所以后来外围几十万兵杀了,也不可惜,跟杀百姓一样。 红军也是捆送。这里的问题出在原材料方面,费拉社会只能这样,要不就只能不玩。鲨鱼和鲸鱼只要在海里玩,身体都只能长成这样。

hhh共惨国际说良心话,对红军的招兵敛财手段一百二十个看不顺眼,凡是三十年代见过朱毛的苏联人,没有一个不歧视他们,这就是发自内心的歧视链,跟你见了蟑螂就不觉得老鼠特别坏一样,因为苏联人自己是习惯抢劫和人质战术,习惯于被人歧视的,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的工人阶级把他们当畜牲一样对待,连他们都受不了,然而虽然他们是老大,仍然只能这样,就像警察不可能找到体面的线人一样,因为相应的社会生态环境就这样,只能批评游击主义。游击队英雄在苏联的词汇表里绝对不是好意思,相当于政委觉得军官在政治上不忠于党,下一步就该枪毙了。斯大林多次用这个词对付毛,毛对他的可杀而不杀之恩肯定是感激的。

祝慈父万寿无疆

hhh所以说共惨国际入侵东欧是罪该万死,入侵满洲和上海殖民地也是罪该万死,入侵驻马店其实是一种利他主义,吃亏的是苏联自己,把剥皮亭改造成夹边沟,把消灭三分之二以上人口变成消灭不到三分之一人口,怎么能说不是重大历史进步。只要肯说真话,道理是明摆着的。问题在于费拉社会的所有人都是不说真话的,如何用假话来说真话,就是一个技术活。这种工作才需要桂枝特色知识分子,因为他们不会做其他任何事情,在其他任何社会中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共惨国际宣传画

hhh共惨国际代表访问苏区,吃了彭德怀用洗脚盆做的,刚刚从地主老财家里抢来的鸡,就赞扬他们说:我们本来听说毛同志和他的朋友是游击英雄,没想到百闻不如一见,居然是好客的政治家。窝老觉得,佐治亚的奴隶贩子误入刚果吃人部落的宴会时,就会说出这样的赞美。奴隶制在美国南部是可耻的,对刚果俘虏就是进步。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