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阶级社会的标准修养。阶级歧视根源于各等级格局视野的根本差异,最大的“一视同仁”其实就是分而治之、区别对待。同一句话在不同阶级听来,含义就会发生偏移乃至180度翻转,因而,同样的意思要达到一致的效果,最好用不同的两句话说。红二所听到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自然是让"我们"先富,那些不小心暴发的个体户民营企业家其实在剥夺他们的先富权利,有投机倒把的嫌疑;而这句话在老百姓听来,还以为是我如果运气好,我就可先得先富。另一方面,民营被统战,以为自己快要进入权力中枢了,其实这在权力中枢看来,这叫消灭资产阶级。歧义代表歧视学。

一个人能在短短两个月内说出截然相反、近乎人格分裂的话来,表明他所处的位置处于严重的不稳定状态。如果他自认为属于权力中枢的圈内人,他就可以歧视圈外的群众,对他们说一些他们爱听的话,比如司法独立,司法独立是面向群众的统战话语。统战话语就是一个圈子对另一个圈子说的话。司法独立是不是说话者本人的信念,完全不重要。圈内有自己的共识,圈外有自己的共识;统战之所以可行,就在于圈内共识在用一种我原本不信、但假装相信的态度来包(qi)容(shi)圈外共识。但是,突然之间,一个说着统战话语的人突然不说了,这不是表明统战不搞了,而只是表明,这个说话者自己对自身位置的理解发生了转变:他可能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圈外人了,至少不那么中枢了,如果他不是被指定为专门的统战人员(白手套),那么,他说出统战话语,就更加表明他不是圈内人,变得更加外围。

外围的基本表现是模仿核心人士的举止,自以为通过模仿能够混同圈内人士,但亦步亦趋,有时就会产生邯郸学步的效果。什么东西属于圈内共识,什么东西属于圈外统战,这从外围的拙劣表演中最容易看透。外围的自相矛盾,无非是他的自我歧视的表演,这跟圈内人士开扩大会议写检查是同一个逻辑:借助自我歧视(批评)来纳投名状进入核心信赖区。

区分统战话语,是多等级共和取代单一阶级专政的前提条件。各等级的视野互相之间全部渗入和保持透明,直到统战话语被剔除出立宪原则的层面,而是保留在个案的利益交换层级,才有真正的所谓普适共识。在这之前,一切共识都区分圈内圈外。圈外人擅自拿起普遍共识的武器,只是变得更容易被统战而已。

2017.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