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 我还是不关心时政了,等中美互射第一发导弹的时候再唤我回来吧。2017.02.08

- #三元悖论# 经济学领域发明出了自由资本流动(free capital flow)- 固定汇率(fixed exchange rate) - 独立货币政策(sovereign monetary policy)之间的三者不可得兼性(impossible trinity),他们把这个称为“三元悖论”(Trilemma),也就是说,两两组合可以,但第三项必不能兼容。

德国哲学人Peter Bieri也提出过身心关系问题上的三元悖论,大家可以感受一下:

1. 精神现象是非物理现象;

2. 精神现象在物理世界有因果影响;

3. 物理现象的领域在因果关系上是闭合的。

如果承认1+2,就不可能承认3;如果承认1+3,就不能承认2;如果承认2+3,就不能承认1。

三元悖论很好玩,我试提一个文化领域的三元悖论,也即:女性主义 - 伊斯兰 - 现代价值观 只能两两兼容,不可能三者得兼。换句话说,你要找到一个符合现代价值观的伊斯兰女性主义者,这是不可能的。但现在已经有人宣称自己是这样的怪物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做一点分析。

推理如下:

1. 女性主义联合现代价值观,反对伊斯兰教法。女性主义要求女性的个性独立、自力更生,这些都是现代价值观兼容的,而伊斯兰教法要求女性服从男人,服务家庭。

2. 女性主义单挑伊斯兰和现代价值观。这其实是女性主义的初衷,因为现代价值观仍然是一套男权中心、父系为主的价值观,是女性主义所反对的。反过来说,现代西方人和穆斯林都会感觉到女性主义在追求一种不正当的权益:鼓吹家庭即奴役、生育即毁灭,etc.

3. 女性主义联合伊斯兰,排斥现代价值观。 女性主义确实可以和伊斯兰兼容,这在很多伊斯兰女性主义者中已经出现了,比如说:“生活在西方的穆斯林女人,如果不认为自己受到压迫,那么,穿戴布卡上街就是女人自己的权利。”伊斯兰女性主义者认为:穿戴布卡是穆斯林女人的权利。但现代价值观显然认为,布卡是70年代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兴起后的女性服饰,代表着现代生活的逆流。

那么,为什么会有自认为符合现代价值观的伊斯兰女性主义者呢?这是因为这些人肢解或者架空了现代价值观,以为“女人自己决定自己想要什么”就是现代价值观。殊不知这种“自我决定”如果不放在个体背后的文化背景中去看,则完全是虚无的。所谓现代价值观肯定是带有实质性内容的,并不是任何任意的自我决定,都符合其本义。

- 听说过“左右坐标平移”说么?就是说,一国政治倾向整体左移,那么,原来的左显得不够左,原来的右则显得己右了;整体右移,则原来的右不够右,原来的左就是极左了。

阿姨曰过,左右只能在共同体内谈。这也意味着,一个整体倾向是自由右翼的国家,他们里面虽然也有左派,但这些左派的共识信息,在一个整体倾向是平等左翼的国家,则仍然是靠右的。这意味着:我们不能把支那左当做美国左,更不能把美国保守派理解为支那保守派。

左右坐标平移说恰好告诉我们,在认知上水平,某国的左实际上可能是另一国的右。这也差不多意味着:某国的地板比另一些国家的天花板还高。

- 支那的大事件,只是世界的小事件。津巴布韦水深火热的三十年,是世界蓬勃发展的三十年。支那对世界的贡献,并不见得比委内瑞拉石油对世界的贡献大。

- 共同体认同在先,对共同体内部的包容在后。就像恋人互相承认关系在先,然后才谈得上包容对方的缺点。

- 权力为自己留出后门,这其实是破坏权力本身的。权力的最佳运作状态,当然是不怒自威,或者如老子所言:太上,不知有之。人们在不知不觉中井然有序,这是秩序的最佳状态。这就像程序员,做梦都希望自己的程序能够不中断地顺畅跑完,无须另外干涉。然而,权力的后门,就像程序员admin指令的后门一样,可以从天而降实施干预。比如,对于某个案件的审判,原本可以按照事实真相和法律条文进行裁断,但是,上峰处于政治需要或自身利益而进行干涉,这就是走后门。走后门会带来连锁反应。其本质的反应就是秩序的可预期性被打断,人们心理增加更多的不稳定性。

- 反抗暴政,是唯一的正义战争;支持自由人民反抗保证,是次级正义战争。掠夺战争、吞并战争和统一战争,都属不义战争。

大一统,就是技术之“座架”(Gestell)的一种。以此可轻松解释官僚技术统治,是文明堕落的主要征兆。

- 【2017安徽取消英语高考。四六级也将取消。】

此种政权不宜久留。

- 【张艺谋新片《长城》热捧主角景甜,原是西安实权人物、现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女儿。】

不知导演、演员和制片人们,在闻女主角身上散发的“权力的体味”时,感想如何。反正观众厌倦这张平庸的脸蛋。

- 从前以为双重标准是表里不一,现在才知双重标准是事实真相。因为世界逻辑到了你国水土不服,淮橘成枳产生了双重逻辑:一重叫逻辑,一重叫你国逻辑。外国女孩嫁中国小伙,叫壮举;中国女孩嫁外国小伙,叫媚行。人民的偏见来自人民对生活的彻悟,这不能用言语来掩盖。蔑视双重逻辑的人,不是糊涂,就是装糊涂。实际上装糊涂的人,自己也偷偷搞双重逻辑,对洋人一套,对自己人一套。只是为了自己能装糊涂获得好处,他命令别人:不许搞双重逻辑。

- 龙应台用人性抵制党性和没人性,这一点没错,但她把大陆当故乡,这还是错了。不是说,她不该把大陆当故乡,而是说,她居然还把大陆当故乡!

- 没有自我武装保卫的和平等于奴役。

- 如果汉语是我们自己的语言,就不会被刻意地选择性禁用;惟有汉语是侵略者的语言,它才会被任意禁用。切记,母语不会被禁;英语也可以做我们的官方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