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从地名沿革可观测大洪水次数吗?

西汉海昏侯刘贺墓,被发现于江西南昌新建县大塘坪乡观西村墩墩山。这里不觉得有什么怪怪的地方么?海昏侯来自新建县(现为南昌新建区)?西汉分封,是实有封邑和人口的。分封和郡县两制并立,是汉代特色。大侯国的封号与封邑重名,也是常见之事。

话说这个刘贺承袭的父爵是昌邑王,属地是山阳郡,都城就在昌邑,今山东菏泽巨野县。刘贺从昌邑带二百余仆从进京当了皇帝,据说欲除外戚霍光专权,但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27天后旋即被霍光废掉皇位,赶回昌邑,削爵,只保有两千户食邑。十年后,汉宣帝巩固了皇位,又封刘贺为海昏侯,领邑就在海昏县。照此看来,海昏县这个行政县的辖区应该比海昏侯自己的领地侯国要大。但毋庸置疑的是,海昏侯刘贺的侯国就在海昏县内,该地应该叫海昏县才对呀?此墓附近就有他为自己所营造的四万平米“紫金城”,应属其侯国都城所在地。那么,海昏侯墓不出现在海昏县,而是出现在新建县,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那个地方曾经变成过“无人区”,后来居住的人都是迁徙繁衍的,对过去的历史全无记忆,因而地名没有延续下来。一般而言,地名是“入乡随俗”的第一步,文明接续的标志就是名称。只有发现者才会去命名土地,也只有把它当做无主地,才会重新赐给它名字。海昏侯墓发现于新建县,至少表明,那里出现过至少一次大洪水,海昏县乃至海昏侯这么有名的“卧龙地”、“葬龙场”、“废帝故居”,原本不可能被忘记,却生生被忘记了。这只有大洪水才有此功效。

再一查,这个地方还真的发生过大洪水,不过是字面意义的大洪水。公元318年的豫章郡地震,曾把包括海昏县在内的豫章郡诸县全部淹入鄱阳湖水下。据说这也正是此公墓地一直未被盗掘的原因。而此墓的考古发现,则缘于盗墓贼终于盯上了这块墓地,才给了人们“此地有重宝”的考古线索。关于这次豫章郡地震,据《晋书》记载,东晋元帝大兴元年(318年)1月,“地震,水涌出,山崩。”《南昌府志》同治十二年刊本载:东晋318年3月,庐陵、豫章西阳地震山崩,其中就包括了海昏县。豫章郡是汉高帝封英布为淮南王时所设置,辖领大致相当于今天的江西省。

那么,新建县是怎么来的?新建县是北宋太宗太平兴国六年(981年)所设。《南昌府志》载:“盖本县南昌西境,取南昌旧地而新建之。”这是新建县名称由来,感觉这是古人比较漫不经心的起名,颇为“现代”。

地名沿革,可能是行政命令下的人为故意,也可能是“无人区”后的重新发现,但从海昏县到新建县的变迁,则确确实实是一场大洪水。只不过,这是一次大自然的洪水,将历史和土地埋在了鄱阳湖。这个案例既可以说是从地名学研究大洪水学的一个失败,也可以说是一个成功。失败之处在于,这不是人间大洪水制造的无人区和无主地移民,而是大自然的大洪水;成功之处在于,它确确实实告诉我们,历史的遗忘表现在地名上。而名称意味着历史和传承,就比如欧洲的历史学家常常通过散落在各地的村落名称,从其凯尔特词汇还是撒克逊词汇,从哥特词汇还是拉丁词汇,来判断其原住民以及部落迁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