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正负组织度和正负信息量1
正负组织度和正负信息量2

参考文献:

阿姨:认同的生成:技术与路径

阿姨:组织度与信息量

按:第二张图是我做的,我现在倾向于把伊斯兰国也划入列宁党的象限。

【什么是组织度和信息量】

互相抵牾,各自以消灭不同于自己的异教徒信念的普世教义,尽管歧异,但不增加信息量。增加信息量的地方在于互补,比如雅典理性和基督教天启互补,基督教平等主义和日耳曼贵族精神互补。

互补的原因在于差异,但这种差异是不同方面,不同层级的差异,从而导致互补,把外部丰富性变成内部丰富性。

新教改革之后,各教派不能说增加了信息量,因为她们的信息是雷同的。信息量增加总是在交叉领域。

科学与信仰的交叉,这是信息量增加,教团和行会的和睦,这是组织度增加。

教义分化,从教义本身而言,不增加信息量,但可以帮助支撑组织度,比如,新型公司制度出来之后,在这个教区不受欢迎,但另外的教区,出于竞争而不是教义本身的要求,迅速响应,从而让更好的组织形式更快的脱颖而出。这就是信息量对组织度的影响。

总体而言,教义分歧不增加信息量,但支撑组织度的丰富;组织的对立分化不增加组织度,但可以支撑不同的信息量。我觉得这是必须要有组织度和信息量两个变量来解释秩序演化的原因。

比如说,三一论和亚利乌主义的争论,最后在尼西亚会议上被终结。如果我们把两者的争论看做是信息量丰富,那么把三一论被定为一尊无疑是信息量的缩减。但实际情况不应该是这样,三一论确立之后更有利于信息的纯洁和复制的准确性。所以同一宗教的内部分歧,不应看做是信息量的丰富,而是对于信息量来说毫无重要性的东西。但信息分歧对于组织度丰富有作用,其作用就在于让组织的差异性更加坚实,且让优秀的更适合环境的组织能够异军突起,并获得物种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