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瓦房店学,瓦房店属今辽宁大连,是“满洲轴承制造株式会社”旧址,象征日本所建立的满洲工业基础,是中共内战时军工产能和后来的重工业技术的基本盘。瓦房店代表着技术传递在“技术歧视链”中的流向和退化。瓦房店学,旨在揭示在世界先进技术的创造和输出中中国所占据的位置。瓦房店学可以用于理解世界各国技术水平、军事水平的表现及其根源。

起源

瓦房店,最早出现于2017年2月2日,刘仲敬在“推特”发图并称:“滿洲國瓦房店神社遺址⋯⋯瓦房店是滿洲國民生大臣谷次亨、滿洲軸承製造株式會社和遠古邪惡的發源地⋯⋯”这是对“瓦房店”的首次发现,且不无正面的含义,它主要代表了满洲重工业的源头,同时也将之视为满洲“协和会”诸公的“神社遗址”。

这个词随即被贬义使用,成为技术退化、技术洼地和技术山寨的代名词。在“东亚的拾荒者食物链”(2017年2月5日)从多方面历史性地勾勒了这种技术的退化路线:“貴匪如果沒有日本人留下的瓦房店軸承株式會社,就造不出任何火控系統。滿洲國的老本,吃了五十年。而且,後繼無人⋯⋯斯大林承認,三分之二的蘇聯軍工是美國企業建立的,再加上拉巴洛條約送來的德國技術,吃了三十年,終於吃不動了。”“殷商和三星堆的青銅器,是一目了然的西亞風格。西周銅器的技術明顯退步,西亞風格也淡化了。最合理的解釋就是,最早的技術員其實就是類似滿洲國日本工程師和南太平洋英國逃兵的角色。”

瓦房店的积极意义在后来的使用中尽管隐去了,但这一层意思始终存在,也即,瓦房店所代表的“技术洼地”或者“山寨化”尽管低劣,但拥有瓦房店,意味着还有技术输入。因此,刘仲敬在这篇文章中的说法也同样重要:“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一點,遠古邪惡注定會征服貴匪。第一,瓦房店代表漢奸或輸入鏈傳統。第二,人總是在端粒耗盡的時候死去。東亞統治者滅亡的時刻,就是最後一代見識過內亞或其他輸出者的組織家和技術員消失的時刻。”(同上)匪谍系、海龟等等技术输入的生命线最终彻底断掉的时候,就是张献忠时刻。

解释

“瓦房店学”主要从贬义来讲,意指技术的退化路线,或者窃取路径,同时也包括对于技术“山寨化”的揭露。

瓦房店学的特征

技术的低劣化

在一则推特——““轻工业”,需要的技能很少,和传统“手工业”差不多,流水线都是进口,拉来一个“农民工”培训两天就能上岗;轻工业的销售对象是“个人”,手机、家电。重工业生产的火车,个人能随便下单吗,哈哈;轻工业要求是分工细化、组织和协调。贵国改开,讲的是”单干、万精油“ 所以老一代满洲工人真的被改革开放废了武功”——刘仲敬回复:“瓦房店学的奥妙”

技术的山寨性

在一则推特——“中国首款航母舰载机J-15出了大麻烦,管J-15在2013年开始“大规模生产”,但目前只建造了不到30架,其主要原因是飞机所具有的可靠性和能力问题越来越多。按计划三艘航母共同需要大约200架J-15来支持作战和训练。目前看来这已经无法兑现。”——刘仲敬回复:“瓦房店学之拼装学”

在“日本集团主义和吴越血汗工厂”(2017年11月)中,刘仲敬说:“明清吴越的棉纺是山寨技术,加速了劳动力内卷化,造纸术是瓦房店学。”

技术的退化

揭示技术歧视链实际上是瓦房店学的拿手好戏,这通常需要历史的考察。其主要方面有:1. 基督徒传给穆斯林,穆斯林经过丝绸之路和东南亚传给中原地区;2. 美国传给苏联,苏联传给中共;3. 改革和开放建立“窗口“,接受来自西方的技术输液。

由于技术是第一生命线,所以,瓦房店学也呼应了自发秩序的生命力原理。技术输入也总是伴随着一定的秩序输入,使得费拉社会的秩序不至于崩溃。被称为蛮族的秩序源头同时也是技术输入的源头。相反,在断绝技术输入的时期,总是最为恐怖的失范时期,比如说,断掉日本满洲的1945-1950,和断掉苏联又还没有接上美国技术生命线的1958-1972年。

瓦房店是费拉文明的技术“洼地”,相当于驻马店是费拉文明的秩序“洼地”。这两个词都是“洼地”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