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岂止是「保护农民的农业协会」,看看那些所谓的工会,有几个是独立自主的?

问题的根本在于,建国之后,强制力摧毁了士绅阶层。所谓士绅阶层,较不严格的说,就是《论美国的民主》所谓的「积极公民」。当然,中国的士绅,还包含了「学识」、「地位」等等部分,但最关键的,是他们的社会自制能力

地主,就是一种「士绅」,最后被斗的连普通的农民都不如。

古时有「皇权不下县」之说,其原因,正是因为有那些士绅,夹在皇权与民权之间,用以缓冲巨大的位差。

中国曾经有良好的社会自制传统,却在几十年前被毁了。古时也有这样的例子,比如秦朝,国民被划分成原子般的个体,又整体的被绑架在国家的战车之上,是《商君书》中所谓的「做一」。秦制禁止结社、禁止私学,其社会风貌,与今日,略有相似之处。而秦,不过二世而亡。

解决如今面貌的关键,在于重建「士绅阶层」,至少,先得培养出一批「积极公民」。他们有能力,有意愿,去分担社会管理的责任。说到底,现在的中国人,大多数已经失去了「自治」的能力,以及意愿。

南方沿海地区,似乎是好一些,宗族还存留着些,有祠堂将人们聚集到一起,使得陌生人成为熟人,使得熟人联系到一起,从而产生自发秩序,进而有自治,有组织,有协会,有工会,有权利,有自由。

以其众而抗法,确实是宗族的一个弊端,也是古代法制落后的遗存。但这不是不可以改变的,亦非宗族本身的问题,通过教育、宗族自治与法治结合,这是可以解决的。

为什么我宁愿让宗族与法治结合,也不放弃宗族自治。因为由一个「大政府」管理国家,政府的权利过大,容易产生专制、集权。政府让出部分权力之后,总要有人来填补这个空档。其实无所谓是宗族还是工会,其意一也。

其原则在于让秩序自然而然的产生,从民众之中自然产生,所谓「自发秩序」。哈耶克在他的作品《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中,有过精妙的论证——一个好的秩序、体制,是自下而上自发形成的,而非自上而下加于国民之身。

唐宋以前之宗族,确是以血缘相联系,较少谈及利益。而宋,乃至以后之宗族,随着商业的发达,很多便是由利益关系构建。其本质,是自治,是将陌生人变为熟人,去治理政府无法达到的部分。

如何联系起来,是操作上的问题,血缘也罢,利益也好,都不影响主要的思想。

有了这样一群人,各种真正意义上的社团、工会才会发展起来,我们的种种愿景,方得实现,是哈耶克所谓的「自发秩序与理性」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4449264/answer/28032297


那种要依靠宗族和地主存在的农会还是早点扔进垃圾堆才好。
在农村靠理念而不靠利益建立组织,不靠谱。

你的逻辑是怎样的,如何得到这个结论?

宗族存在之后更多的是农村大宗族打压小宗族,争夺一些水源等重要资源,甚至做出违法的事情牟利(比如最近广东打击的一个毒品制造村),另外宗族存在并不一定会导致宗族的组织人对抗政府成功(强如广东,计生委照样让你缴了罚款才能生二胎,更别提大宗族会出卖小宗族或者自耕农的利益来保证自己不被政府吃掉)
不靠利益无法再农村组织像样的组织,例子就不说了,只说因为中国政府基层组织很好的协调了农村一些需要组织才能实施的工程(比如早期调集人力修水利设施,近期的抗旱排涝,再进的修筑村村通工程等),这些工程才是有可能诞生农村组织的原因,但政府既然能够履行任务,农民也就无法认识到组织的必要了。

以其众而抗法,确实是宗族的一个弊端,也是古代法制落后的遗存。但这不是不可以改变的,亦非宗族本身的问题,通过教育、宗族自治与法治结合,这是可以解决的。
为什么我宁愿让宗族与法治结合,也不放弃宗族自治。因为由一个「大政府」管理国家,政府的权利过大,容易产生专制、集权。政府让出部分权力之后,总要有人来填补这个空档。其实无所谓是宗族还是工会,其意一也。
其原则在于让秩序自然而然的产生,从民众之中自然产生,所谓「自发秩序」。哈耶克在他的作品《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中,有过精妙的论证——一个好的秩序、体制,是自下而上自发形成的,而非自上而下加于国民之身。

如果你非要农村诞生组织对抗政府成功的话,那我推荐基督教,听说很有效果。

唐宋以前之宗族,确是以血缘相联系,较少谈及利益。而宋,乃至以后之宗族,随着商业的发达,很多便是由利益关系构建。其本质,是自治,是将陌生人变为熟人,去治理政府无法达到的部分。
如何联系起来,是操作上的问题,并不影响主要的思想。

难道你支持极权主义?

你想过没有,以后的家庭都是核心家庭,即便有父辈的亲戚,那种血缘关系还能维系多久,能有多大的号召力让人费时间去和政府对抗?单个家庭一家一家的联合起来时很难组织的,而且组织起来之后要想离间也是非常容易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三农问题研究上学界还是希望农村能诞生民主式的组织,而且形式上有了哦,就是农村的村委会或者村民大会,这些都写成了法律条文哦,农村要转卖村里土地公共财产、或者环境污染理赔等,都需要通过这个组织哦,但实际效果,呵呵呵呵,农民自己都没有利用好这个有利的杠杆。
反倒是在征地问题上出了个乌坎,也许可以期待一下下。

我在文中说过:「如何联系起来,是操作上的问题,血缘也罢,利益也好,都不影响主要的思想」
关键是让人们联合起来,形成一个个有机的群体。
让人们联合起来,当然要从法律上有所损益。如今的工会自治这么差,政府和法律是有责任的。法,首先要是一个善的法,它才有正义性,才能使人民生活幸福。
美国和欧洲许多国家都做到了,我不相信中国做不到,文化差异还没有大到那种程度。
国民与政府的关系不是对抗、敌对的关系。只有恶的政府,才会产生这样的关系。对内善良的政府,是不怕国民结社、联合的。

我猜你想说的是社会自治能力,基本上跟我的切入点类似,我猜你是数卷阿姨的粉丝哈……

嗯,是社会自治,只不过是站在中华文明的立场上谈这个问题。
「数卷阿姨」还是头一次听说。我的这些立场,其根源有两个,一个是哈耶克的自发秩序理论,另一个就是钱穆的史学观点,辅之以当代新儒家的一些观点。

看来是俺猜错了,一看到共同体就想到那去,你的出发点确实和他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他是从西方贵族分封制度导出来…… 其实我倒是挺欣赏从中华民族本身的角度去思考的角度,毕竟全盘西化不现实……

浙江福建广东 地方宗族还是很有势力的

你这套是在这里是没有说服力的…… 跑题了 简单的说,微型的地方自治是自成闭环的小农经济产物,即使没有农村乡绅自治的崩溃,他们在面对国际竞争时也是无能的,不过是把原先的原子个人竞争变成了原子小共同体竞争,结果是一样的。 在面对这种国际竞争时,采取贸易保护的话国家的干预是必要的,如关税等等(你要是极右觉得关税制定应该是每个自治体自己做的而反对中央政府我也没办法,不过极右其实是反对保护政策的,对吧 )。

宗族士绅阶层,是典型的封建社会残余啊,怎么在现代工业社会还有人想要恢复这种概念?曾经因通讯和交通不发达中国的封建时期都是「皇权不下县」那是统治阶层的一种权利妥协,让县以下自治。你现在还要来这套?旁友 ·········· 你是要复辟啊

南方一些地方村委会是建在祠堂里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