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公仆”一词,带有民主附加属性,因而常常引发人好感,不愿舍去。阿姨的看法则恰好相反:公仆本身代表着文明负值,是文明演化进入平等主义和官僚统治阶段才有的事情。试为之析。

公仆,字面可视为,公共的仆人。公仆是国家的仆人,也即政府。因为民主理论要求将国家和政府区分看待,政府以国家为名施行统治,但政府不是国家的主人,人民才是国家的真正主人。因而,政府其实是以人民意志代行统治之责。政府不是人民的主人,而是人民的仆人。人民自己是自己的主人。这就是民主之基本形式内涵。人民原则上实行自我统治,也即自治,而人民因为有自己的实业操劳,所以统治的细琐事务就交给政府的工作人员来办。公仆,在这个意义上,也就是政府的工作人员。政府的最高首脑,相当于仆人中的“管家”,他也并非家主,而是仆人中领最高职衔者。

然而,既为主-奴,就会陷入主奴辩证法。主奴之间的绑定关联,也恰暗示着他们之间打破关联的可能。

管家架空家主,仆人借职权之便操控主人,这会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封建,一种是造反。封建就是管家成为他手下人的新家主,他继续承认原先的家主为家主,但他自己已经不是单纯的仆人,而是兼具主人和仆人的身份。这就是日本战国时代天皇公家之下有将军幕府,幕府手下有大名,大名帐下有家臣,而最为叱咤风云的,实际上是织田秀长手下家臣丰臣秀吉之类人物。也相当于华夏西周春秋之王-诸侯-士大夫的层层分封等级结构。造反是主奴辩证法的一般形式,通过造反,奴隶获得自我意识成为新的主人。但这种转变意味着,新的主人又进入下一轮的主奴辩证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