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阿姨学反穆么?

近来有这样的争论,姨学学徒发表反穆言论、提醒大家注意伊斯兰在欧洲扩张的威胁,这是否合适?这是不是误解了阿姨,以及,这是不是在多管西方的闲事?我觉得,对这个问题,确实该在姨学内部赤裸裸地谈一谈了。

我想首先请大家回味一句阿姨的话:“班农如果是反犹太主义者,那我就是反伊斯兰主义者。”(“今年秋天会发生什么”,2017年2月14日)阿姨接着还有一句:“这是很低级的谣言。”也就是说,阿姨用这句话是要告诉我们,班农不是反犹太主义者,阿姨本人也不是反伊斯兰主义者。在此基础上,阿姨想要揭示的是,班农主张的不是反对犹太人、反对墨西哥人、反对亚洲人等等之类种族主义意义上的白人优越主义,而是立足于基督教的文化优越主义。种族主义是从信奉科学和进步的简陋达尔文主义衍生而来的,这恰与基督教文化精神对人的看法对立。班农的重要合伙人和老板都是犹太人,他并不反对人种上的任何种族。这一洞见对我而言是毋庸置疑的,而我还想在这一基础上再进一步谈谈。

班农也可以说是一个貌似的反犹主义者。为什么这样讲呢?这可以从班农的“另类右翼”(alt-right)的反全球主义立场中得到合理印证。因为全球主义就是在以犹太人为主的全球资本大鳄的推动下展开的。犹太人向来因在金融领域的巨大成就而陷入各种阴谋论。我们看看美国犹太商人索罗斯在2016美国大选前后的表现就知道,犹太资本家是全球主义之友,因而也是希拉里之友、民主党之友。班农曾在Breitbart的一个专栏文章里批评反川普的保守主义作家比尔•克里斯托为“叛徒犹太人”。这因而也被视为班农反犹的证据,但这篇文章的主旨其实是要保卫犹太人的利益。总结而言,班农并不反对犹太-基督教精神照耀下的犹太人,但是犹太人所具有的金融全球主义和政治倾向常使他们在其保守主义矛头下被躺枪。

有了这样一个认知的背景,那么,阿姨的这句话——“班农如果是反犹太主义者,那我就是反伊斯兰主义者”——就显得意味深长了。班农与反犹主义之间并非绝对清白,他的基督教文化优越主义会使得犹太人躺枪。现在我们可以说,阿姨的理论,其实也使伊斯兰主义躺枪。

如果按照阿姨学,费拉化的支那要在大洪水之后得以重生和实现诸夏,其条件是什么?我们记得阿姨的理论,国内宪制与多国宪制体系是互相交织、互相投射的关系,而文明周边的宪制是文明中心宪制的涟漪。如果有诸夏宪制,那么它们实际上应该是依赖于山巅之城所守护和辐射出来的国际体系的。推论就是,守护基督教文明及其国际宪制体系是全球盼望未来好生活的人类的首要及核心任务,搭上国际体系的班车或末班车,是诸夏复活的关键。因而,诸夏任务其实还在维护国际宪制体系的任务之后。没有基督教的现代西方文明,就没有文明边缘地带的复兴。

那么,再看伊斯兰主义及其运动在干什么?伊斯兰恐怖主义其实只是表象,其内部汹涌的暗流是对西方秩序的不满和颠覆西方文明中心的决心。恐怖主义是边缘地区切入西方文明内部的特洛伊木马手段,其目标就是实施一套国际秩序的替代方案。这一目标与资本主义内部所衍生出来的那场20世纪人类平等主义集权运动相似,且伊斯兰的复兴组织大多接受了上述运动的组织经验和理论储备。所以,我们可以根据阿姨学文明正典的思路,问一下,这个替代秩序的内容真的好么?比如说,沙里亚法,政教合一,消灭所有异教徒,以及,反对科学。答案只能是,这不是一种更优的替代秩序,而是走向世界劣化的方案。更何况恐怖主义闹得人心惶惶。一种文化需要借助暴力和恐怖,本身就不会走得长远。

但是,也不要误解阿姨,阿姨在这种文明正典视角之外,还有一种内亚史观的视角。内亚史观在根本上是要让人看到文明正典向外输出的层次圈,但在其小范围内,比如东亚,则在抽空费拉帝国的虚妄的中心叙事有拨云见日的作用。阿姨的内亚史观中,从未建立一种内亚中心观或西亚中亚的中心观。内亚史观毋宁是中华的去中心观叙事。在此基础上,内亚海洋成为一种新的海洋叙事,它与麦金德的“世界中心岛”的制陆权学说根本对立,内亚海洋从未被允诺中心位置。或许我们可以说:从揭露华夏空心性而言,内亚蒙古人和西亚阿拉伯人都是块宝。但是,从文明中心的辐射来说,内亚中亚西亚都处在不同层级的次品阶段。

现在的问题在于,伊斯兰文明和穆斯林的组织资源,似乎可以作为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选项。华夏处在秩序的最边缘,又有什么好挑剔的?另外,伊斯兰近,而基督教远,舍近求远似乎总是更为困难。也就是说,姨学的世界观其实已经非常清晰了,问题在于,如何选择?阿姨也为我们准备了答案。根据诸夏的民族发明学,反穆是吴越和粤国接受西方海洋秩序的开端;满洲青睐内亚,是兼容内亚海洋秩序的开端,当然满洲的主要的秩序源头还是以日本为其接引的西方秩序输出。西安以西和华北大可以论证穆斯林沙利亚秩序优越论,这是他们自身秩序的地缘宿命。而在姨学内部,我们确实可以就这样分道扬镳并且互相歧视了。这是非常姨学的,如果有人因为歧视穆斯林秩序而受到指责,那只有在穆斯林姨学圈或者预备役穆斯林姨学圈才是正当的;相反,在准备接受西方海洋秩序的姨学圈,歧视伊斯兰秩序是他们建设自身文化的一个蹒跚学步阶段。当然,从我个人的角度,我觉得不会存在一个真正的穆斯林姨学圈,因为沙里亚法肯定会让他们重新做人,而伊斯兰吏治帝国体系也不会容许诸夏的存在。

2017.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