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民族發明學的弗蘭肯斯坦時刻 Edit

2016-12-25 刘仲敬 遠古邪惡詞典

东先生:濮阳油田二高的一份宣传单,脑残不死,圣战不止。 #你国


這是民族發明學的標本,跟智力沒有關係。民族發明學開發歷史,不是為了真相,而是尋找適當的認同符號,凝聚共同體成員的愛與恨。

民族發明學沒有完全準確的,但一般的誤差也就是身分證照片和藝術照的範圍。華盛頓將軍雖然不曾砍過櫻桃樹,但他的性格確實跟故事主人公差不多。誤差值的大小,跟民族發明的成功成反比,也就是說原材料共同體越淳樸,民族發明越有可能成功。社會越是糜爛,符號建構需要的成本就越接近列寧的木乃伊防腐小組。發明條件極差的民族,英雄人物大抵是馬基雅維利主義者,但像共產主義民族蘇聯、中國這樣徹底顛倒黑白的,在列寧黨統治範圍內確實找不出來。金馬克金盧布代表愛國,聖誕節代表仇恨,充分體現了負典的性質,因為撒旦的本質就是虛無。

從技術上講,這意味著列寧黨的防腐能力高於同儕發明家。大多數發明家認為不可救藥,只能扔進垃圾箱的爛肉,被他們收集起來,加工成會走路的弗蘭肯斯坦。左鄰右舍雖然聞到強烈的腐味,卻不敢否定怪物的公民權。知識份子經過科學鑑定,尤其堅信弗蘭肯斯坦和其他人一樣,都是蛋白質和有機物,竭盡全力嘲笑土鱉的偏見和歧視。

最後,弗蘭肯斯坦自己都相信自己是個人了。它為了表現正常人的特徵,開始像共識網一樣追求真相,也就是說拒絕服用木乃伊科學家小組研制的防腐劑,眼看著爛肉就要遮不住骨頭了。木乃伊小組本著亂世用重典,重病用猛藥,肉越爛越要多加福爾馬林的科學精神,毅然趕走了共識網和眾多逐腐蒼蠅 — 歷史真相學家,給科學怪人狠狠灌下一杯來蘇水,也就是這篇聲討帝國主義者耶穌尼古拉斯的名著。

福爾馬林出現在中國四邊形的核心,再科學不過了,雖然四邊形南部邊界,其實還可以向淮河伸出幾只偽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