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多个问题|
{{original research|time=2017-12-01T18:32:54+00:00}}
{{primarysources|time=2017-12-01T18:27:27+00:00}}
{{citecheck|time=2018-6-18T18:00:00+00:00}}
{{Citation style|time=2018-9-6T18:00:00+00:00}}
{{fansite}}
}}

{{Infobox person
| 姓名     = 刘仲敬
| 图像     = 
| 图像大小 = 
| 出生日期 = {{Birth date and age|1974|12|10}}
| 出生地   = {{flag|China}}[[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奇台县]]
| 国籍     = 
| 籍贯     = [[四川]][[资中]]
| 教育程度 = [[華西醫科大學]]醫學學士<br>[[四川大學]]历史学硕士<br>[[武漢大學]]歷史學院博士研究生(辍学)
| 母校     = 华西医科大学<br>四川大学<br>武汉大学<ref name="pl" />
| 职业     = 诸夏⽂化传播协会特约研究员<ref name="sb" />
| 知名原因   = 发明[[诸夏]]民族
| 受影响于   = 
| 宗教信仰 = [[召会]]<ref name="hong" />
| 配偶     = 无
| 子女     =
| 父母     =
| 亲属     =
| 别名     = 阿姨、刘阿姨、刘淑娟、淑娟阿姨、数卷残编<ref name="shujian" />
}}

'''劉仲敬'''({{bd|1974年|12月10日|catIdx=L劉}}),出生于[[新疆]][[奇台]],祖籍[[四川]][[资中]],棄醫從文,政治评论人士、作家,網名「數卷殘編」,以獨特的历史观著称,與[[斯賓格勒]]有些類似,專注发明和构建[[诸夏]]各民族。现居[[美国]]<ref name="pl" />。

== 經歷 ==
1996年,刘仲敬畢業於[[華西醫科大學]],此后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一个[[公安局]]做過十年[[法醫]]。

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发生后,刘仲敬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大刀向[[卡菲勒]]頭上砍去」、「痛懲暴[[支那|支]]」等言论<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假如青年有智慧-從華夏到中國-五-65f48820b413 假如青年有智慧 — — 從華夏到中國(五)]</ref>。

2012年,刘仲敬在[[四川大學]]取得世界史碩士学位,后在[[武漢大學]][[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历史学院]]攻读博士研究生<ref name="21cc-2014" />。

2014年3月,劉仲敬以《民國紀事本末》作者的身份,在鳳凰衛視的《開卷八分鐘》節目擔任來賓,就國民黨黨產和其他問題發表個人評論。

2015年12月,劉仲敬參加由[[香港浸會大學]]饒宗頤國學院主辦的「普世價值再思」論壇,並且發表演講<ref>[http://paper.wenweipo.com/2015/12/12/OT1512120002.htm 文匯報:兩地學者暢談中國模式與文明共融,2015年12月12號]</ref>。

2016年4月,刘仲敬在位于[[沙田 (香港)|沙田]]的香港圣经研习中心正式加入[[召会]],受洗成为基督徒<ref name="hong" /><ref>{{cite web|url=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6/04/361239.html|title=未曾虔信:刘仲敬的信与我的不信|accessdate=2017-01-06|date=2016-04-12|publisher=[[乌有之乡]]}}</ref>,並中断博士课程前往美国生活,按照他的说法是为了躲避中国大陆未来的“[[大洪水]]”<ref name="pl">{{cite web|url=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104120|title=网传刘仲敬跑路美利坚|accessdate=2017-01-09|date=2016-04-15}}</ref>。

2017年,劉仲敬開始在明鏡新聞網,每個星期舉行一次叫做《劉仲敬思想》的網絡講座。

2017年10月20日,刘仲敬在[[Twitter]]上宣称,他經歷了一次[[神蹟]],在[[彩虹]]下,与[[上帝]]立約<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921043320960311301 窩老剛才經歷了一次私人的神蹟]</ref>:
{{cquote|窩老剛才經歷了一次私人的神蹟,在突然出現的彩虹下,立了一個只涉及私人的約,和另一個可以公開的約。後者向上帝承諾,定將消滅[[共匪|commie]]恢復[[諸夏]]。語畢,虹去日出。}}

劉仲敬最初在網上發表評論,網名「數卷殘編」,曾在和网民辩论时说过:“让阿姨来教教你”,故有時被讀者稱呼為「阿姨」<ref name="shujian">{{cite web|url=http://www.21ccom.net/articles/kanlun/20150306121827.html|title=学界“怪阿姨”刘仲敬二三事|accessdate=2015-11-14|date=2015-03-06|archiveurl=https://archive.is/20151114205209/http://www.21ccom.net/articles/kanlun/20150306121827.html|archivedate=2015-11-14|author1=花滿樓|website=[[共識網]]|deadurl=yes}}</ref>。其後在不同的報刊媒體上發表作品及演說。他架构的政治理论体系也被称为“阿姨学”<ref>{{cite web|url=http://epaper.oeeee.com/epaper/C/html/2015-11/15/content_11410.htm|title=有一种“先知”让人如何评判?|accessdate=2017-01-09|author=李尔克|date=2015-11-16|publisher=[[南方都市报]]}}</ref>,简称“姨学”。

坊间流传刘仲敬的“[[大洪水]]”预言,认为一场大浩劫会终结[[中国统一|中国大一统]]格局,[[汉族]]根据地域分裂为“[[诸夏]]”。游走在学术体系之外的刘仲敬,收获了大量拥趸,在网络上也被一些人奉为[[教主]]<ref name="jz" />。

== 观点与主张 ==

=== 反中华民族 ===
刘仲敬否定目前中国主流的[[中華民族主義]]([[中华民族]]認同、[[中國人]]認同、[[中国统一|大一統]]思想、[[领土收复主义|對領土完整的要求]])、[[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對中國歷史的解釋、中國近代的[[反日]]潮流、[[國民革命軍北伐|北伐]]、革命外交(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收回[[租界]])、及中國共產黨體制([[列寧主義]]統治),認為這些造成了中國近代及未來的巨大災難<ref name="21cc-2014">{{cite web|url=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40513105889.html|title=刘仲敬:我们在世界中的位置|date=2014-05-19|archiveurl=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415225325/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40513105889.html|archivedate=2016-04-15|author1=袁训会|author2=邵思思|website=共識網}}</ref>,並認為在[[一戰]]到[[二戰]]之間,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被[[蘇聯]]利用和控制,讓中國成為蘇聯對抗日本的“[[人肉盾牌]]”,造成了不必要的[[抗日戰爭]]<ref>{{cite web|url=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jindaishi/special/dhlzj/|title=劉仲敬:抗日戰爭爆發是蘇日遠東博弈結果|date=2015-07-31|website=鳳凰網}}</ref>。

==== 解构中华民族与漢族 ====
刘仲敬一直強調,[[中華民族主義]]的構想如同[[奧斯曼主義]](帝國超民族主義)一樣,失敗比較好,這兩個民族主義都想要把各不相同的的多個民族強行統一成一個民族,是空中樓閣,中華民族成功的代價就是依賴並綁定在列寧主義(只有[[共產國際]]才有能力發明中國,中國人若否決共產國際會把自己歸於虛無);而[[漢民族主義]](泛文化民族主義)者即使願意放棄[[中國本部]]以外土地,野心仍然很大,漢民族與[[斯拉夫民族]]、[[德意志民族]]、[[拉丁民族]]類似,都不應該統一。<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共產國際與中華民族-c1dd8aa692a7 共產國際與中華民族]</ref>他还指出,中華民族之所以落到现在的下場,就是[[蔣介石]]不肯接受現實,雖然事事把自己比作[[凱末爾]],但是拒絕像凱末爾那樣“放棄奧斯曼主義,轉而搞小民族發明”的必然結果。如果蔣介石肯承認[[满洲国|滿洲獨立]],願意放棄中華民族的發明,願意發明一個[[吴越国|吳越民族]],那麼他在[[江東]]五省的統治是很難被顛覆的。

而且,東南亞的[[排華]]必需歸咎於[[中華民族主義]]、[[共產主義]]及[[列寧主義]],中華民族主義讓中國認為全世界的[[華人]]都歸中國管、造成[[東南亞]]被中國併吞的危機,中華民族主義對列寧主義的依賴讓東南亞各國若想[[反共]],則必需通過[[反華]]的手段;泰國有不少華人提前把自己發明成[[泰民族]],就不被排擠,反而可以發動排華運動來保護自己避免遭到共產黨的[[階級鬥爭]]。<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國際主義格局下的東亞民族構建-下-9c2125a0b81 國際主義格局下的東亞民族構建(下)]</ref>

他声称,[[台灣獨立運動]]對他思想的影響很大,他在1990年代對台灣的理解是通過貴匪([[共匪]])的社科雜誌和[[李敖]]雜文理解的,最初的看法純粹是[[龍應台]]和[[林达 (作家)|林達]]式的,見證了實驗結果對假設的淘汰,最後並非情願地承認,台灣芬蘭式發明,反而是當今四分之三國家的正常程序,共產主義和奧斯曼主義,失敗率是接近百分之百的。[[你國|貴國]](中國)結合了兩者,在當今世界顯得極其特殊和怪異。他為了解釋這個特殊點才提出了「共產國際輸入,文明差序格局,東亞落後性」的理論,如果上述假定正確,東亞奧斯曼主義(中華民族主義)也會在幾十年後以類似方式崩潰,而民小(民主小清新)的共產主義崩潰論沒有實現,是因為沒有考慮到奧斯曼主義的影響。<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民族發明學的麥田-9d38000bfd80 民族發明學的麥田]</ref>

{{cquote|首先,[[汉族|汉]]就不是一个民族,甚至连族群都算不上。它是反族群的,它是帝国,它是[[秦帝国]]的一个继承者,是反民族的东西。如果你说,[[屈原]]只属于[[楚国]],[[鲁仲连]]只属于[[齐国]],而[[蒙恬]]只属于[[秦国]],他们各自有各自特殊的族群认同,这一点还是可以勉强成立的。但是在真实发生的历史上,汉朝是一个无根的普世帝国,它的所有臣民,你很难找得出它有一个特殊的共同体认同。}}

{{cquote|大一统从[[秦灭六国之战|暴秦]]开始,从未走出秦政的阴影,给华夏世界带来了永无止境的灾难。大一统是在野心家谋杀众多有机共同体的血腥现场建立起来的,只有不断破坏社会生态的自然发展才能维持。}}

{{cquote|[[五族共和]]其实就是这样的产物,[[中华民国|民国]]一开始就建立在流沙上。以[[大清]]版图为基础构建[[大中华]],本质上是政治决断,民意和历史的基础几乎不存在。}}

{{cquote|如果你用[[中國分裂論|分裂]]、而非[[獨立運動|独立]]的辞令,那就说明你不是真正的[[民主]]爱好者。请注意,这里的民主只是中性词。印度独立时,宪法之父[[阿姆倍伽尔]](他自己就是少数民族)力主[[印巴分治|印巴分离]]。他的理由是:如果一亿心怀不满的[[穆斯林]]留在[[印度]];印度要么不再有民主,要么不再有国家。}}

==== 费拉论 ====
刘仲敬认为,[[秦朝]]开始的吏治帝国属于[[法拉欣|费拉]]民族。费拉帝国其实只有人口,没有民族。人并非切身地生活在自己的共同体城邦中,而是赤裸地生活在帝国官僚的行政权力下。费拉帝国害怕地方性,因而它把首都之外的地区变成[[行省]],用[[郡县制]]来格式化地方。在费拉化状态中生存越久的人群,他们所遗忘的原始[[品德|德性]]也就越多。<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不進則退學-2111908906ee 不進則退學]</ref><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一點人生的經驗-如何統治中國和造福世界-624ddd57506f 一點人生經驗:如何統治中國和造福世界]</ref><ref>[https://plus.google.com/+夏格明/posts/325ikLSJEb1 姨:费拉的性格是欺软怕硬而且能力很差,匪谍习惯依靠这种人]</ref><ref>[http://www.tuo8.org/thread-110801-1-1.html 【特典】身边都是费拉怎么办?——阿姨教你人生经验(一) | 冬川豆]</ref>

{{cquote|沒有[[漢族]],只有漢人{{=}}費拉{{=}}法定降虜。}}

{{cquote|中國人知道自己是卑劣的[[奴隸]],如果有人按照他們真實的[[階級]]身份對待他們,他們就會暗中佩服,覺得這些人有眼力,對其他事情的判斷,大概也沒錯。如果有人尊重中國人,把他們當做有靈魂有良知有廉恥的生物,中國人根據同樣的理由,就會懷疑這些人的判斷力,包括對其他跟中國無關事情的判斷力,不但不會信任和追隨這些人,反而會覺得這些人是適合欺騙掠奪的對象。}}

{{cquote|费拉是分不清软弱和慷慨的,不虐待他们,他们就会咬你。我匪虐待他们,其实不能全怪我匪。你要让费拉离你远点,就不能让他们以为你输了,装也要装出赢家的样子。这个跟对付[[白左]]恰好相反。……如果就辱华道歉,[[抗日]]群众肯定说他没有诚意,然后得寸进尺地打,直到他受不了再次翻脸。如果用流氓手段对付[[贱民]],他们反倒会怀疑人家后台很硬。我如果当年被人举报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就道歉,现在早就完蛋了。现在,费拉还以为我是党内大佬派出来的代理人。}}

{{cquote|费拉其实很容易操纵或者剥削的,他没有个人权利或者是边界意识,可以说是一种精神上永远不能成年的物种。如果你成心想要利用或者是无限扩大自己的利益的话,生活在费拉当中对你是极其有利的,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剥削他们或者支配他们,理直气壮地利用他们性格上的弱点把他们玩弄来玩弄去,把他们作为你的工具,把他们的利益划到你自己的名下。但是这样有一点不好,你真的这么干了以后,你自己也就陷入了[[虐恋|SM]]学的循环之中,以后你不可避免地陷入他们的圈子,总有一天,你会碰上比你更厉害的SM高手,结果自己反倒也变成被玩弄的对象。}}

==== 核平学 ====
刘仲敬认为,“[[核爆炸|核平学]]”等同于[[上帝]]的[[公义]],主张“核平”[[西安]]以东<ref>[https://lzjthink.blogspot.ru/2016/02/blog-post_13.html 如何对待很low的亲戚 | 冬川豆]</ref>{{better source}}:

{{cquote|窝老昨天在[[哈尔滨]]想到,怀疑核平学已经非常接近于怀疑上帝的公义。既然[[日本]]那点短暂冲动的血气之罪都要[[广岛市原子弹爆炸|广岛]],桂枝([[支那]])长期处心积虑的阴毒诡诈怎么也得[[西安|西安斯坦]]以东才行,两者的相对程度必须超过[[德国]]和[[俄罗斯]]的下场,否则满足不了法学所谓的[[比例原则]]。}}

=== 对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看法 ===
刘仲敬认为,[[第一次鸦片战争]]“它不是英国人的主动扩张,而是英国在维持自由贸易的过程中间『被迫、不得已地对那些实在不守规矩的统治者实行司法仲裁』的结果。一般来说那些统治者犯的错误就是侵犯了私有财产、没收扣押了外商财产,或者说因为挥霍浪费弄到自己破产,牵累到外商、还不起债务之类的”<ref>{{cite web|url=https://commondatastorage.googleapis.com/letscorp_archive/archives/95146|title=刘仲敬:简明20世纪东亚史}}</ref>。

=== 诸夏复国论 ===
刘仲敬否认[[中华民族]]以及[[漢民族]]共同体的存在,主张发明和构建[[诸夏]]各民族,恢复诸夏邦国<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诸亚与诸夏-e8748e3b7633 诸亚与诸夏]</ref><ref name="sb">[https://medium.com/@cathaysianculturesoc/诸亚与诸夏发刊词-8829ca4e267e 诸亚与诸夏发刊词]</ref>:

{{cquote|[[闽越|閩越民族]]屬於[[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馬來玻里尼西亞]],[[南诏|大不列滇民族]]和[[夜郎|夜郎民族]]屬於[[阿爾泰語系|阿尔泰-緬泰]],[[满洲国|滿洲利亞民族]]、[[晋国|晉民族]]和[[中山国|中山民族]]屬於[[内亚]],諸夏文化的因素微不足道。[[吴越国|吳越尼亞民族]]、[[蜀国|巴蜀利亞民族]]、[[马楚|湖湘利亞民族]]、[[杨吴|江淮利亞民族]]、[[干越|贛越民族]]、[[楚国|荊楚民族]]是接受諸夏文化影響的不同[[蠻族]]後裔。前者屬於諸亞,後者屬於諸夏。}}

{{cquote|
[[满洲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你们的祖先,在民族英雄[[张作霖]]大元帅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晋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阎锡山]]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齐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link-en|汉密尔顿·鲍尔|Hamilton Bower|鲍尔}}上校和布鲁斯少校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杨吴|江淮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杨行密]]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楚国|荆楚利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项羽]]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蜀国|巴蜀利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夏之时]]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夜郎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杨应龙]]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马楚|湖湘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罗泽南]]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干越|赣尼士兰]]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钟传]]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吴越国|吴越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钱鏐]]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闽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郑芝龙]]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南越国|坎通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赵佗]]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长其|桂尼士兰]]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侬智高]]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南诏|大不列滇]]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阁逻凤]]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
}}

刘仲敬说:“现在资助我老,还来得及做诸夏的[[国父]]。”<ref>{{Cite web|url=http://www.cathaysianis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438&_dsign=a703ff70|title=国父学 - 高层次带人|accessdate=2018-06-10|date=2016-6-29}}</ref>一时间,刘仲敬的信徒在[[微信]]上云集响应,争发[[虚拟红包|红包]]给刘仲敬。

刘仲敬认为[[孙文]]是“[[广东省|坎通尼亚]]”(Cantonia)的[[卖国贼]],指其不仅收受[[苏联政府]]的[[卢布]],还令[[粤东]]军队[[廣州商團事件|攻击商团]],焚掠商场,惨杀人民,[[西关]]一带尽成焦土,伤亡遍地,尸血充途,造成古今中外有史以来未有之惨剧<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cantonia賣國賊孫文的第一批盧布-7563083f8fec Cantonia賣國賊孫文的第一批盧布]</ref><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cantonia國殤日公告-bb6ff96f8961 Cantonia國殤日公告]</ref>。

劉仲敬支持基督教-盎格鲁([[普通法]])[[保守主義]]<ref>{{cite web|url=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zhongxi/20151004129378_all.html|title=刘仲敬、刘军宁:保守主义纵谈|date=2015-10-04|archiveurl=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522061827/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zhongxi/20151004129378_all.html|archivedate=2016-05-22|website=共識網}}</ref>。他还提出了将當代世界分为基于共同价值观和集体安全体系的“[[伍德罗·威尔逊|威尔逊]]世界”、现实主义和機會主義政治的“[[托马斯·霍布斯|霍布斯]]世界”以及未形成现代政治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达尔文]]世界”的理论<ref>{{cite web|url=http://www.chinaelections.org/article/228/235640.html|title=刘仲敬:威尔逊主义与世界秩序|accessdate=2017-01-09|date=2015-01-19|authorlink=[[刘仲敬]]|publisher=财新《新世纪》2015年第2期}}</ref><ref>{{cite web|url=http://jb.sznews.com/html/2014-09/29/content_3019128.htm|title=刘仲敬:“威尔逊主义”创造了美国的世界秩序|accessdate=2017-01-09|date=2014-09-29|publisher=[[晶报]]|archiveurl=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0109115653/http://jb.sznews.com/html/2014-09/29/content_3019128.htm|archivedate=2017-01-09|deadurl=yes}}</ref><ref>{{Cite book|title=从华夏到中国|author=刘仲敬|date=2014-09-28|publisher=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accessdate=2017-01-09|language=zh-cn|ISBN=9787549557158}}</ref>。

=== 大洪水预言 ===
刘仲敬認為中國即將進入社會崩潰的狀態,他將其稱為「[[大洪水]]」,但大洪水將會是漸進式的發生,其原因在於中共採取的[[列寧主義]],讓中共像蝗蟲一樣的破壞了社會賴以自保的各種條件<ref>{{cite web|url=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104149|title=阿姨北京之行秘传心法要义|accessdate=2017-01-09|date=2016-04-05}}</ref>。

劉仲敬認為,“[[東亞]]部分甚至大部分[[伊斯蘭化]],現在已經無法逆轉”,因为“組織真空已經形成,必然會吸引外來秩序”,而且「伊斯蘭化比出現許多[[張獻忠]]、[[朱元璋]]執行[[大屠殺]]好很多」;他还预言“[[伊斯兰国|國際縱隊]]一路衝到[[連雲港]],比打進[[阿勒頗]]容易多了。[[阿富汗]]萬山叢中的無數[[馬蘇德]],隨便放一個過來就是現成的[[巴布爾]]”<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敘利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9fe22080ae1a|title=敘利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accessdate=2017-03-01|date=2016-04-05}}</ref>。

劉仲敬还认为伊斯蘭世界的土豪是“伊斯兰国職業革命家”團體的天敵<ref>{{cite web|url=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833419370508324864|title=伊斯蘭國的力量和弱點都屬於職業革命家團體的力量和弱點|accessdate=2017-03-28|date=2017-02-19}}</ref>;所以,面临恐怖主义的威胁,[[伊斯蘭世界]]有兩個地方非常安全,甚至比[[西方世界|西方]]的[[羅馬法]]-[[官僚主義]]-[[福利國家]]重疊區更安全。第一是[[教派]]組織競爭激烈的地方,尽管其中包括許多激烈的派系。第二是[[蠻族]]傳統深厚的地方,[[部落]]和[[軍閥]]戰爭非常頻繁。這些地方不僅包括[[科特迪瓦]]和[[印尼]],包括環[[印度洋]]珍珠鏈區域,還包括[[柏柏爾]]和[[伊朗]]山區,以及從[[高加索]]到[[塔吉克斯坦|塔吉克]]和阿富汗的蠻族大本營<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組織臨床學簡明教程-106aa0e5084 組織臨床學簡明教程]</ref>。

劉仲敬認為,“(劉仲敬的信徒)把諸夏想得太好了,真實的諸夏必然是[[敘利亞]]化和[[張獻忠]]化的碎片”<ref>{{Cite web|url=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998917709541847040|title=那是你把諸夏想得太好了|author=劉仲敬|date=2018-05-22|publisher=Twitter}}</ref>,“未來的諸夏熟悉[[核戰爭]],大概就像今天的敘利亞各方熟悉[[化學武器]]戰爭”<ref>{{Cite web|url=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1003228839319953409|title=未來的諸夏熟悉核戰爭|author=劉仲敬|date=2018-06-03|publisher=Twitter}}</ref>。

=== 評論伊斯兰国 ===
刘仲敬认为[[伊斯兰国]]是在秩序解构的条件下,由“国际职业[[革命家]]”(國際[[恐怖分子]])建立的。一方面,对于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复兴运动,对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强制恢复的[[沙里亚法]],刘仲敬將其與[[共產主義]]相提並論,並以諷刺性手法批評伊斯蘭國<ref name="hong">{{cite web|url=http://m.aisixiang.com/data/101027.html|title=智术师刘仲敬|author=李翎|website=爱思想}}</ref><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伊斯蘭的土豪與職業革命家-72ec2e8895d3|title=伊斯蘭的土豪與職業革命家|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克里奧爾學-67d9e784caaa|title=克里奧爾學|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張獻忠的子孫和列寧的子孫-cd6c82cb3dd6|title=張獻忠的子孫和列寧的子孫|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世界文明史-伊斯蘭-一-13e2bc1194f|title=世界文明史 ——伊斯蘭(一)|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

{{cquote|八个大大([[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巴格达迪]])是[[吉哈德]]的温和派,像[[周恩来|人民的好总理]]一样,经常批评[[格瓦拉]]同志大嗡大杀,不懂得讲政策讲方法。他多次告诫基层干部,一定要防止[[极左]]路线,收了顺民的贡赋就不能杀人,除非他们主动要求[[公私合营]],[[基督徒]]要跑路的来去自由,说话算话,只有[[什叶派]]反动派非镇压不可。[[扎卡维]]同志说,伟大导师[[奥萨马·本·拉登|拉登]]一再嫌他心慈手软。[[努斯拉阵线]]以纯而又纯的[[布尔什维克]]自居,坚决反对八个大大同志的[[热月政变]],在[[阿勒颇]]另立山头,成立了[[第四国际]]。

其实大家都误会八个大大了。他老人家发动[[文化大革命]],主要是针对德黑兰的[[修正主义 (马克思主义)|修正主义]]者。从他老人家的本意看,他只是一个温和的[[土地改革]]者好不好……

第四国际认为莎莉娅(沙里亚)没有明确区别[[哈里发]]和[[埃米尔]],[[穆罕默德·奥马尔|奥马尔]]是拉登同志钦点的。[[第三国际]]认为只有[[古莱什]]族人才能做哈里发,八个大大是易卜拉欣哈里发。}}

{{cquote|八個大大嚴正指出,[[滿洲語]]是[[敘利亞語]]和[[維吾爾語]]的方言,所以[[普通話]]語區自古以來屬於伊斯蘭國,沒有[[沙里亞]]先鋒隊就沒有新中國⋯⋯}}

{{cquote|任何[[殺人]]講規矩的角色,跟中國人混在一起,都非吃虧不可。[[穆斯林]]殺人是講規矩的,哪怕是八個大大。任何完全不殺人的角色,跟中國人鬼混,早就讓他們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所以你也找不到這種人。只有殺人完全不可預測的角色,才能對中國人形成有效威懾。剛才這句話,其實就是列寧對[[無產階級專政]]的定義。[[張獻忠]]的後裔和[[列寧]]的後裔,其實是非常平衡的搭配。}}

刘仲敬建议其信徒<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935919072033751041 現在就可以去敘利亞練兵]</ref>:

{{cquote|現在就可以去敘利亞[[叙利亚内战|練兵]],任何時代都不缺練兵場,[[波蘭]]軍團是在[[法國]]打出來的,[[義大利]]軍團是在[[南里奥格兰德州|里奥格兰德]]打出來的。}}

劉仲敬認為,儘管伊斯蘭國很爛,但是以目前環境下卻有可能征服中國:如果中國拒絕解體,那麼中國[[伊斯蘭化]]不可避免,八個大大(新統治者)將代替共產國際(舊統治者)<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敘利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9fe22080ae1a|title=敘利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

=== 為日本戰爭罪行辯護 ===
劉仲敬認為清朝/中国無視公約,首先虐殺日本人,因此日本是被迫反擊;並且中国把军队混入平民,因此日本的“屠殺”是誤傷<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清日战争-1894-1895-宗泽亚-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2-摘录-9629fb6b170d 《清日战争:1894–1895》(宗泽亚,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2)摘录]</ref><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32876162dafd 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ref><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828339359589871616 南京違紀事件必須正名]</ref>:

{{cquote|[[清日戰爭]](1895)的時代,清國朝廷沒有加入[[國際紅十字會]],也不懂近代國際上對待俘虜的公約。我(日本)數十名戰死者的首級,悉數被敵兵奪走。大多數砍斷左手,割去陰莖;中有削掉鼻子,剜出眼球者。清兵對我兵施以無人道之屠屍。搜索中發現中萬中尉的認識牌,頭顱和身體被分離,兩腕被切斷。}}

{{cquote|([[通州事件]])支那人企图屠杀包括妇女、儿童的所有日本人。大多数妇女在被戏弄,遭到长达24小时的虐待之后,有些人在东门外被杀。在被屠杀的路途上,有的人手脚被绑,有些人鼻子、喉咙被穿上铁丝,在地上拖行。尸体被丢进附近的池塘。有的人被喷上剧毒,整个脸部歪曲变形。城内惨不忍睹。所到之处,尽是日本人的尸体。几乎所有的尸体的脖子都被绑上绳子。尸体中有不知人间世故的儿童和妇女惨遭杀害。由于这一事件至今尚无纪录,我只能根据记忆陈述我所目击的事情。不过,这一事件实在太残酷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深印脑海中的惨状。}}

{{cquote|何況南京事件([[南京大屠殺]])可以證實的一萬多平民死者當中,並非全都可以列為日軍違紀事件的受害者。國軍士兵拒絕停火,脫去軍裝,混入平民當中,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軍統便衣狙擊手從平民當中向日軍開火,同樣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這兩種行徑的肇事者,都屬於戰犯。東京國際法庭沒有追究這些戰犯,反而把他們造成的死亡算在日本人頭上,換了我是日本人,也是絕不會認帳的。美國人或以色列人如果接受這種黑白顛倒的邏輯,就得把反恐戰爭的所有將士定為戰犯了。}}

劉仲敬認為[[731部隊]]是是防疫部队,日本的“罪證”由蘇聯和中國偽造<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党妹学-3f7bf4aee532 党妹学]</ref><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897663583210876931 731和關東軍刺殺張作霖的史料]</ref><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898163832392105984 731發明學]</ref>。

===計劃成立巴蜀利亞剿匪軍政府===

2018年8月19日,刘仲敬在Twitter上宣佈,將於2018年11月9日成立“巴蜀利亞剿匪軍政府”<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1031166710714454016 窩老人家預定於2018年11月9日]</ref>:

{{cquote|窩老人家預定於2018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紀念日成立巴蜀利亞剿匪軍政府。溫和派[[中國人]][[假釋]]期滿而未盡[[剿匪]]義務,從即日起恢復commie國際恐怖組織成員的outlaw地位。[[上議院]]選民團由實名剿匪的巴蜀利亞愛國者組成,[[下議院]]選民團由實名資助剿匪的巴蜀利亞愛國者組成。}}

== 外界评价 ==
劉仲敬的寫作風格獨特,例如《民國紀事本末》使用文言文體書寫近現代史,並提出從憲政的角度評述民國史事。[[公共知识分子]]、[[華東師範大學]]教授[[許紀霖]]評此書為「奇書」,對劉仲敬的評價為「奇人」、「通古今中西,有難得的大見識」<ref>{{cite web|url=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3101693715.html/|title=許紀霖訪談|archiveurl=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608025323/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3101693715.html|archivedate=2016-06-08|website=共識網}}</ref>。香港作家[[梁文道]]在其節目《[[開卷八分鐘]]》中評此書是「2013年读过的最奇特,但又让人印象最深的书」<ref>{{cite web|url=http://news.ifeng.com/history/video/detail_2014_03/26/35149281_0.shtml|title=2014-03-25开卷八分钟 《民国纪事本末》(二)|date=2014年3月26日|website=鳳凰網}}</ref>,並說此書讓他的教授朋友為之「拍案叫絕」<ref>{{cite web|url=http://phtv.ifeng.com/program/kjbfz/detail_2014_03/25/35107314_0.shtml|title=刘仲敬:恶专制而恋大一统无异于爱苗条而不捨甜食(開卷八分鐘2014年3月24日)|date=2014年3月25日|website=鳳凰網}}</ref><ref>{{cite web|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08_cfOHx4|title=20140326 开卷8分钟 民国纪事本末(三)|author1=鳳凰衛視|website=youtube}}</ref>。

{{who|有人}}调侃:“仲敬言语奇,自诩为阿姨;硕帝千里[[满洲国临时政府|建国]],阿姨万言[[诸夏|兴邦]]。”<ref>{{cite web|url=http://sh.edushi.com/bang/info/149-150-n1677207-p0.html|title=刘仲敬先生,别忘了陈其采|author1=共识网|website=E都市}}</ref>{{需要更好来源}}

自由撰稿人[[李尔克]]说:劉仲敬「毅力驚人」,「閱讀量、記憶力和驚人的聯想力似乎都沒有說」,但是劉的見解「事實錯誤」、「思想貧乏」,只不過在兜售他「那套糅合(偽)西方中心主義、(偽)英格蘭保守主義、(偽)史賓格勒式的文明季候論、(偽)世界新秩序、(偽)春秋公羊學等『歷史理路』和『草蛇灰線』的一種所謂回到以德性做支撐的『小共同體』的政治哲學」<ref>[http://epaper.oeeee.com/epaper/C/html/2015-11/15/content_11410.htm 李爾克:<有一種「先知」讓人如何評判?>,南方都市報,2015年11月15號]</ref>,“就写作而言,刘仲敬的语言风格不外乎是由半文不白的汉语、三流的比喻与惊人的附会炖成一锅的产物”、“就思想性而言,刘仲敬也并非自诩的‘先知’,而只不过是以一套自创而又未必高明的语言重新包装、兜售别人的观点而已”<ref>[http://view.qq.com/a/20151116/012155.htm 李尔克:“阿姨学”让人如何评判?]</ref>。而劉仲敬引起的所謂爭議,其實並「無進入專業史學研究裡具體歷史問題論爭的視野,本質上一種政治姿態」,他之所以爆紅,是由於「主要的爭論者立場和方法上都顯得粗糙,而真正有思想深度的學者,又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夠充分表達自己的觀點」<ref>[http://epaper.oeeee.com/epaper/C/html/2016-01/11/content_2463.htm 李爾克:<劉仲敬的三個面相>,南方都市報,2016年1月11號]</ref>。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張耀傑]]就說,劉仲敬「有兩篇考據性文章扎實嚴謹,給他好印象」,可惜劉的專著(民國紀事本末)就「……不肯在考據發掘方面付出最低限度的硬功夫,而只是投機取巧的,把[[郭廷以]]等前輩史家已經用白話文介紹清楚的歷史梗概,轉用半文半白、詞不達意的文言文抄述一次,然後又加上的中國傳統的易經、推背圖式的猜謎算命東西下去,『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的的的空口大話來嚇到人,出奇制勝」<ref>張耀傑:<劉仲敬的硬傷與浮誇>,《粵海風》,2015年06期</ref>。

出身於北京大學中文系的中國詩人[[余世存]],在鳳凰網的個人訪問提到劉仲敬說:「不單只王怡,李英強,就連劉仲敬都信了基督教,而且還跑了路去美國。劉仲敬在群年輕的知識份子裡,是有很大的知識魅力。但是他的生活方式和行為方式,證明這些人並沒有找到安身立命的東西……而且在認可這種生活方式的過程裡,也要產生出創造力,這樣才是最重要的」<ref>[http://news.ifeng.com/opinion/gaojian/special/ysc 余世存:<知行不一的讀書人頂多算文化掮客>,鳳凰網]</ref>。

香港政治評論員[[李兆富]]認為,「似乎劉仲敬是一個自我自主的個人,劉仲敬就是劉仲敬,不用什麼主義來包裝」、「劉仲敬的思想方法,是演化論的。演化,不代表優劣,而是主體和環境的相容」、「似是客觀的歷史,難免會混入大量主見的成份。其實有主見絕非問題,重點是作者和讀者都清楚明白何謂事實?何謂主見?在這一方面,劉仲敬處理得恰當」<ref>[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74182 李兆富:評劉仲敬《近代史的墮落:晚清北洋卷》 | 獨立中文筆會]</ref>。

政治評論人[[梁京]]認為,劉仲敬以「全球視野和雄辯的歷史分析,顛覆性的批判了大一統史觀」<ref>[http://www.rfa.org/cantonese/june4_2005/liangjing_com-06032014083605.html?encoding=traditional 梁京:<重整河山待後生>,自由亞洲電台,2014年6月3號]</ref>,「有好多精彩的高論,展示了他的才華,難得的學術誠實同勇氣」,但劉的史論同史觀「是同李登輝的『中國7塊論』一樣,都有誤導中國人的危險」,劉「低估了大一統文化基因的生命力」,而且他亦不能夠接受到劉的「宿命論傾向」<ref>[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lj/com-03292016080317.html?encoding=traditional 梁京:<中國改革僵局難破的原因>,自由亞洲電台,2016年3月29號]</ref>。只不過,「如果劉仲敬這樣的誠實學者可以繼續得到容忍,甚至是鼓勵,反而會增加了希望,透過重新發現歷史,中國人將會獲得創造未來的想像力」<ref>[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lj/liangjing_com-08192014084012.html/story_main?searchterm%3Autf8%3Austring=%E5%8A%89%E4%BB%B2%E6%95%AC&encoding=traditional 梁京:<發現歷史與創造未來>,自由亞洲電台,2014年8月19號]</ref>。

香港財經評論員[[周顯]]認為,劉仲敬是他「近年最佩服的民間歷史學家」,「好多人對於劉仲敬的大膽史觀,不敢苟同,認為當中有不少錯誤,但……一個有這麼多新見解的人,(見解如果)有三成是正確的,那就已經很了不起了」<ref>[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ly2.php?node=1479326253767&issue=20161117 周顯:<炒股理由都是吹出來>,明報財經網,2016年11月17號]</ref>。

== 翻译作品的争议 ==
[[豆瓣]]网友David写了一篇名为《羞煞[[严复]],气煞[[休谟]]——评刘仲敬译〈英国史〉》的2万字的文章,控诉译者刘仲敬的“英文水准之低下,历史素养之粗劣,翻译态度之轻佻,错误名目之繁多”,称「这部让晚年休谟一直念兹在兹、与吉本《罗马帝国兴衰史》和罗伯逊《苏格兰史》并称于世,堪称18世纪“哲学历史学”之鸿篇巨著的《英国史》,被汉译活生生地糟蹋了」<ref>[http://mmmono.com/g/meow/210635/ 奇葩译者多,你们弄啥咧 | 从把lesbian译成“黎巴嫩”说起]</ref>:

{{cquote|(译者刘仲敬)也不知道“economy”除了“经济”还有“俭约”之意,将“want of economy and an ill-judged liberality were Henry's great defects”(不知俭约和不得其所的慷慨是亨利最大的缺点)译为“亨利最大的弱点就是财政困难和欠考虑的慷慨赏赐”。(第2卷:中文18页,英文13页)

(译者刘仲敬)不知道“raise”除了有“供养”之外还有“提高”之意,把“The committee of danger in April 1648 voted to raise the army to 40,000 men”(1648年4月,危机委员会投票决定将军队增至4万人)译为“1648年4月,危机委员会投票通过决议:供给四万大军”。(第6卷:中文108,英文94)}}

而对于刘仲敬翻译的另一部作品《理想之书》(日本作家[[冈仓天心]]原著),学者刘铮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称,该译本语言干瘪无力还是小事,关键是错误太多,译者的英文词汇量窘促,每每误解原意,又未能从精到的日译本中汲取有益成分,以提升自己的译本,结果人名、地名的舛谬比比皆是<ref>[http://www.infzm.com/content/126073 这样的冈仓天心译本要不得]</ref>:

{{cquote|《理想之书》专名还原最滑稽的例子……出自第十四章。在该章最后,有一个类似名词解释的部分,译者是这样译的:“三洋——日本作家,以其历史和爱国题材的诗歌著称。”(第192页)原文为:Sannyo—Writer of the Nippon-Gaishi and the Nippon-Seiki, and noted also for his poems on historical and patriotic subjects. 原文里提到此人是“《[[日本外史]]》、《日本政记》的著者”,译者大概看了半天,想不出Nippon-Gaishi和Nippon-Seiki究竟是什么,索性将其跳过不译了。读者裡想必有人一见《日本外史》四个字就明白了,这哪里是什么“三洋”啊,就是[[江户时代]]的史家、诗人[[赖山阳]]嘛,山阳,是他的号。译者兴许书读得少,电器用得多,因此对[[三洋电机|三洋]]更熟悉一些。}}

2017年6月29日,《南方周末》刊载[[北京师范大学]]讲师田方萌的文章《空想家安·兰德与“奇人”刘仲敬》,7月4日又在其客户端上发表《刘仲敬〈安·兰德传〉抽检报告》。在两篇文章中,田方萌用社会科学的调查原理,对刘仲敬2015年出版的《安·兰德传》文本进行抽样检测,指出刘仲敬用自己的语体对安妮·海勒的《安·兰德和她创造的世界》进行了缩写和改写,涉嫌抄袭:“我怀疑——只是怀疑——刘的写作过程是这样的:首先设定叙事框架,再选择二手材料进行缩写和改写,同时加入自己的评论文字,将其包装成新著上市。”<ref name="jz">[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28793 国内思想周报丨刘仲敬被控抄袭;鼓浪屿申遗成功]</ref>

== 著作 ==

=== 翻譯著作 ===
* 《飛蛇與龍》,R·A·寶萊著,光明日報出版社,2010年
* 《死亡的化學反應》,西蒙·貝克特著,江蘇人民出版社,2011年
* 《星童头骨之谜》,劳埃德·派伊著,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
* 《{{le|英格蘭史 (休謨)|The History of England (Hume)|英國史1-6}}》,[[大衛·休謨]]著,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2年
* 《燕子号与亚马逊号9 侦探六人组》,[[亚瑟·兰塞姆]]著,贵州人民出版社,2013年
* 《燕子号与亚马逊号12 保卫白嘴潜鸟》,亚瑟·兰塞姆著,贵州人民出版社,2013年
* 《{{le|詹姆斯二世以降的英格兰史|The History of England from the Accession of James the Second|麦考莱英国史1-3}}》,[[第一代麦考利男爵托马斯·巴宾顿·麦考利|托马斯·麦考莱]]著,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
* 《美法革命比较》,弗雷德里希·根茨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4年
* 《大世界 小小人》(合譯),傑拉特·藍士南、[[法蘭西斯·福山]]、卡羅林·高利特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4年
* 《阳光的疗愈力》,理查德·哈代著,海南出版社,2014年
* 《山精靈普克》,魯德亞德·吉卜林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
* 《原來如此的故事》,魯德亞德·吉卜林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
* 《理想之书:尤其是有關日本藝術的理想》,[[冈仓天心]]著,四川文艺出版社,2017年

=== 原创著作 ===
* 《民國紀事本末》,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3年
* 《從華夏到中國》,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4年
* 《[[安·兰德]]传:生平与思想》,商务印书馆,2015年
* 《经与史:华夏世界的历史建构》,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八旗文化,2018年
* 《守先待后:思想、格局与传统》,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
* 《近代史的墮落·晚清北洋卷:劉仲敬點評近現代人物》,八旗文化,2016年
* 《近代史的墮落·國共卷:劉仲敬點評近現代人物》,八旗文化,2016年
* 《遠東的線索:西方秩序的輸入與中國的演變》,八旗文化,2017年
*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八旗文化,2017年
* 《近代史的墮落·民國文人卷:劉仲敬點評近現代人物》,八旗文化,2018年

== 參考資料 ==
{{reflist|2}}

== 外部链接 ==
* [https://www.zhihu.com/search?type=content&q=刘仲敬 知乎话题-刘仲敬]
* {{Twitter|liuzhongjing}}
*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 刘仲敬的Medium]

{{DEFAULTSORT:L}}
[[Category:中華人民共和國作家]]
[[Category:中国历史学家]]
[[Category:武汉大学校友|L]]
[[Category:四川大学校友]]
[[Category:華西醫科大學校友]]
[[Category:召会人物]]
[[Category:中華人民共和國持不同政见者]]
[[Category:支持臺灣獨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
[[Category:极右派政治人物]]
[[Category:中華人民共和國分裂論推進者]]
[[Category:中華人民共和國基督徒]]
[[Category:劉姓|Z]]
{{多个问题|
{{original research|time=2017-12-01T18:32:54+00:00}}
{{primarysources|time=2017-12-01T18:27:27+00:00}}
{{citecheck|time=2018-6-18T18:00:00+00:00}}
{{fansite}}
}}

{{Infobox person
| 姓名     = 刘仲敬
| 图像     = 
| 图像大小 = 
| 出生日期 = {{Birth date and age|1974|12|10}}
| 出生地   = {{flag|China}}[[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奇台县]]
| 国籍     = 
| 籍贯     = [[四川]][[资中]]
| 教育程度 = [[華西醫科大學]]醫學學士<br>[[四川大學]]历史学硕士<br>[[武漢大學]]歷史學院博士研究生(辍学)
| 母校     = 华西医科大学<br>四川大学<br>武汉大学<ref name="pl" />
| 职业     = 诸夏⽂化传播协会特约研究员<ref name="sb" />
| 知名原因   = 发明[[诸夏]]民族
| 受影响于   = 
| 宗教信仰 = [[召会]]<ref name="hong" />
| 配偶     = 无
| 子女     =
| 父母     =
| 亲属     =
| 别名     = 阿姨、刘阿姨、刘淑娟、淑娟阿姨、数卷残编<ref name="shujian" />
}}

'''劉仲敬'''({{bd|1974年|12月10日|catIdx=L劉}}),出生于[[新疆]][[奇台]],祖籍[[四川]][[资中]],棄醫從文,政治评论人士、作家,網名「數卷殘編」,以獨特的历史观著称,與[[斯賓格勒]]有些類似,專注发明和构建[[诸夏]]各民族。现居[[美国]]<ref name="pl" />。

== 經歷 ==
1996年,刘仲敬畢業於[[華西醫科大學]],此后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一个[[公安局]]做過十年[[法醫]]。2009年[[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发生后,刘仲敬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大刀向[[卡菲勒]]頭上砍去」、「痛懲暴[[支那|支]]」等言论<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假如青年有智慧-從華夏到中國-五-65f48820b413 假如青年有智慧 — — 從華夏到中國(五)]</ref>。2012年,刘仲敬在[[四川大學]]取得世界史碩士学位,后在[[武漢大學]][[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历史学院]]攻读博士研究生<ref name="21cc-2014" />。2016年4月,刘仲敬在位于[[沙田 (香港)|沙田]]的香港圣经研习中心正式加入[[召会]],受洗成为基督徒<ref name="hong" /><ref>{{cite web|url=http://www.wyzxwk.com/Article/zatan/2016/04/361239.html|title=未曾虔信:刘仲敬的信与我的不信|accessdate=2017-01-06|date=2016-04-12|publisher=[[乌有之乡]]}}</ref>,並中断博士课程前往美国生活,按照他的说法是为了躲避中国大陆未来的“[[大洪水]]”<ref name="pl">{{cite web|url=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104120|title=网传刘仲敬跑路美利坚|accessdate=2017-01-09|date=2016-04-15}}</ref>。

劉仲敬最初在網上發表評論,網名「數卷殘編」,曾在和网民辩论时说过:“让阿姨来教教你”,故有時被讀者稱呼為「阿姨」<ref name="shujian">{{cite web|url=http://www.21ccom.net/articles/kanlun/20150306121827.html|title=学界“怪阿姨”刘仲敬二三事|accessdate=2015-11-14|date=2015-03-06|archiveurl=https://archive.is/20151114205209/http://www.21ccom.net/articles/kanlun/20150306121827.html|archivedate=2015-11-14|author1=花滿樓|website=[[共識網]]|deadurl=yes}}</ref>。其後在不同的報刊媒體上發表作品及演說。他架构的政治理论体系也被称为“阿姨学”<ref>{{cite web|url=http://epaper.oeeee.com/epaper/C/html/2015-11/15/content_11410.htm|title=有一种“先知”让人如何评判?|accessdate=2017-01-09|author=李尔克|date=2015-11-16|publisher=[[南方都市报]]}}</ref>,简称“姨学”。

2017年10月20日,刘仲敬在[[Twitter]]上宣称,他經歷了一次[[神蹟]],在[[彩虹]]下,与[[上帝]]立約<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921043320960311301 窩老剛才經歷了一次私人的神蹟]</ref>:

{{cquote|窩老剛才經歷了一次私人的神蹟,在突然出現的彩虹下,立了一個只涉及私人的約,和另一個可以公開的約。後者向上帝承諾,定將消滅[[共匪|commie]]恢復[[諸夏]]。語畢,虹去日出。}}

坊间流传刘仲敬的“[[大洪水]]”预言,认为一场大浩劫会终结[[中国统一|中国大一统]]格局,[[汉族]]根据地域分裂为“[[诸夏]]”。游走在学术体系之外的刘仲敬,收获了大量拥趸,在网络上也被一些人奉为[[教主]]<ref name="jz" />。

== 观点与主张 ==

=== 反中华民族 ===
刘仲敬否定目前中国主流的[[中華民族主義]]([[中华民族]]認同、[[中國人]]認同、[[中国统一|大一統]]思想、[[领土收复主义|對領土完整的要求]])、[[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對中國歷史的解釋、中國近代的[[反日]]潮流、[[國民革命軍北伐|北伐]]、革命外交(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收回[[租界]])、及中國共產黨體制([[列寧主義]]統治),認為這些造成了中國近代及未來的巨大災難<ref name="21cc-2014">{{cite web|url=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40513105889.html|title=刘仲敬:我们在世界中的位置|date=2014-05-19|archiveurl=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415225325/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40513105889.html|archivedate=2016-04-15|author1=袁训会|author2=邵思思|website=共識網}}</ref>,並認為在[[一戰]]到[[二戰]]之間,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被[[蘇聯]]利用和控制,讓中國成為蘇聯對抗日本的“[[人肉盾牌]]”,造成了不必要的[[抗日戰爭]]<ref>{{cite web|url=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jindaishi/special/dhlzj/|title=劉仲敬:抗日戰爭爆發是蘇日遠東博弈結果|date=2015-07-31|website=鳳凰網}}</ref>。

==== 解构中华民族与漢族 ====
刘仲敬一直強調,[[中華民族主義]]的構想如同[[奧斯曼主義]](帝國超民族主義)一樣,失敗比較好,這兩個民族主義都想要把各不相同的的多個民族強行統一成一個民族,是空中樓閣,中華民族成功的代價就是依賴並綁定在列寧主義(只有[[共產國際]]才有能力發明中國,中國人若否決共產國際會把自己歸於虛無);而[[漢民族主義]](泛文化民族主義)者即使願意放棄[[中國本部]]以外土地,野心仍然很大,漢民族與[[斯拉夫民族]]、[[德意志民族]]、[[拉丁民族]]類似,都不應該統一。<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共產國際與中華民族-c1dd8aa692a7 共產國際與中華民族]</ref>他还指出,中華民族之所以落到现在的下場,就是[[蔣介石]]不肯接受現實,雖然事事把自己比作[[凱末爾]],但是拒絕像凱末爾那樣“放棄奧斯曼主義,轉而搞小民族發明”的必然結果。如果蔣介石肯承認[[满洲国|滿洲獨立]],願意放棄中華民族的發明,願意發明一個[[吴越国|吳越民族]],那麼他在[[江東]]五省的統治是很難被顛覆的。

而且,東南亞的[[排華]]必需歸咎於[[中華民族主義]]、[[共產主義]]及[[列寧主義]],中華民族主義讓中國認為全世界的[[華人]]都歸中國管、造成[[東南亞]]被中國併吞的危機,中華民族主義對列寧主義的依賴讓東南亞各國若想[[反共]],則必需通過[[反華]]的手段;泰國有不少華人提前把自己發明成[[泰民族]],就不被排擠,反而可以發動排華運動來保護自己避免遭到共產黨的[[階級鬥爭]]。<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國際主義格局下的東亞民族構建-下-9c2125a0b81 國際主義格局下的東亞民族構建(下)]</ref>

他声称,[[台灣獨立運動]]對他思想的影響很大,他在1990年代對台灣的理解是通過貴匪([[共匪]])的社科雜誌和[[李敖]]雜文理解的,最初的看法純粹是[[龍應台]]和[[林达 (作家)|林達]]式的,見證了實驗結果對假設的淘汰,最後並非情願地承認,台灣芬蘭式發明,反而是當今四分之三國家的正常程序,共產主義和奧斯曼主義,失敗率是接近百分之百的。[[你國|貴國]](中國)結合了兩者,在當今世界顯得極其特殊和怪異。他為了解釋這個特殊點才提出了「共產國際輸入,文明差序格局,東亞落後性」的理論,如果上述假定正確,東亞奧斯曼主義(中華民族主義)也會在幾十年後以類似方式崩潰,而民小(民主小清新)的共產主義崩潰論沒有實現,是因為沒有考慮到奧斯曼主義的影響。<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民族發明學的麥田-9d38000bfd80 民族發明學的麥田]</ref>

{{cquote|首先,[[汉族|汉]]就不是一个民族,甚至连族群都算不上。它是反族群的,它是帝国,它是[[秦帝国]]的一个继承者,是反民族的东西。如果你说,[[屈原]]只属于[[楚国]],[[鲁仲连]]只属于[[齐国]],而[[蒙恬]]只属于[[秦国]],他们各自有各自特殊的族群认同,这一点还是可以勉强成立的。但是在真实发生的历史上,汉朝是一个无根的普世帝国,它的所有臣民,你很难找得出它有一个特殊的共同体认同。}}

{{cquote|大一统从[[秦灭六国之战|暴秦]]开始,从未走出秦政的阴影,给华夏世界带来了永无止境的灾难。大一统是在野心家谋杀众多有机共同体的血腥现场建立起来的,只有不断破坏社会生态的自然发展才能维持。}}

{{cquote|[[五族共和]]其实就是这样的产物,[[中华民国|民国]]一开始就建立在流沙上。以[[大清]]版图为基础构建[[大中华]],本质上是政治决断,民意和历史的基础几乎不存在。}}

{{cquote|如果你用[[中國分裂論|分裂]]、而非[[獨立運動|独立]]的辞令,那就说明你不是真正的[[民主]]爱好者。请注意,这里的民主只是中性词。印度独立时,宪法之父[[阿姆倍伽尔]](他自己就是少数民族)力主[[印巴分治|印巴分离]]。他的理由是:如果一亿心怀不满的[[穆斯林]]留在[[印度]];印度要么不再有民主,要么不再有国家。}}

==== 费拉论 ====
刘仲敬认为,[[秦朝]]开始的吏治帝国属于[[法拉欣|费拉]]民族。费拉帝国其实只有人口,没有民族。人并非切身地生活在自己的共同体城邦中,而是赤裸地生活在帝国官僚的行政权力下。费拉帝国害怕地方性,因而它把首都之外的地区变成[[行省]],用[[郡县制]]来格式化地方。在费拉化状态中生存越久的人群,他们所遗忘的原始[[品德|德性]]也就越多。<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不進則退學-2111908906ee 不進則退學]</ref><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一點人生的經驗-如何統治中國和造福世界-624ddd57506f 一點人生經驗:如何統治中國和造福世界]</ref><ref>[https://plus.google.com/+夏格明/posts/325ikLSJEb1 姨:费拉的性格是欺软怕硬而且能力很差,匪谍习惯依靠这种人]</ref><ref>[http://www.tuo8.org/thread-110801-1-1.html 【特典】身边都是费拉怎么办?——阿姨教你人生经验(一) | 冬川豆]</ref>

{{cquote|沒有[[漢族]],只有漢人{{=}}費拉{{=}}法定降虜。}}

{{cquote|中國人知道自己是卑劣的[[奴隸]],如果有人按照他們真實的[[階級]]身份對待他們,他們就會暗中佩服,覺得這些人有眼力,對其他事情的判斷,大概也沒錯。如果有人尊重中國人,把他們當做有靈魂有良知有廉恥的生物,中國人根據同樣的理由,就會懷疑這些人的判斷力,包括對其他跟中國無關事情的判斷力,不但不會信任和追隨這些人,反而會覺得這些人是適合欺騙掠奪的對象。}}

{{cquote|费拉是分不清软弱和慷慨的,不虐待他们,他们就会咬你。我匪虐待他们,其实不能全怪我匪。你要让费拉离你远点,就不能让他们以为你输了,装也要装出赢家的样子。这个跟对付[[白左]]恰好相反。……如果就辱华道歉,[[抗日]]群众肯定说他没有诚意,然后得寸进尺地打,直到他受不了再次翻脸。如果用流氓手段对付[[贱民]],他们反倒会怀疑人家后台很硬。我如果当年被人举报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就道歉,现在早就完蛋了。现在,费拉还以为我是党内大佬派出来的代理人。}}

{{cquote|费拉其实很容易操纵或者剥削的,他没有个人权利或者是边界意识,可以说是一种精神上永远不能成年的物种。如果你成心想要利用或者是无限扩大自己的利益的话,生活在费拉当中对你是极其有利的,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剥削他们或者支配他们,理直气壮地利用他们性格上的弱点把他们玩弄来玩弄去,把他们作为你的工具,把他们的利益划到你自己的名下。但是这样有一点不好,你真的这么干了以后,你自己也就陷入了[[虐恋|SM]]学的循环之中,以后你不可避免地陷入他们的圈子,总有一天,你会碰上比你更厉害的SM高手,结果自己反倒也变成被玩弄的对象。}}

==== 核平学 ====
刘仲敬认为,“[[核爆炸|核平学]]”等同于[[上帝]]的[[公义]],主张“核平”[[西安]]以东<ref>[https://lzjthink.blogspot.ru/2016/02/blog-post_13.html 如何对待很low的亲戚 | 冬川豆]</ref>:

{{cquote|窝老昨天在[[哈尔滨]]想到,怀疑核平学已经非常接近于怀疑上帝的公义。既然[[日本]]那点短暂冲动的血气之罪都要[[广岛市原子弹爆炸|广岛]],桂枝([[支那]])长期处心积虑的阴毒诡诈怎么也得[[西安|西安斯坦]]以东才行,两者的相对程度必须超过[[德国]]和[[俄罗斯]]的下场,否则满足不了法学所谓的[[比例原则]]。}}

=== 对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看法 ===
刘仲敬认为,[[第一次鸦片战争]]“它不是英国人的主动扩张,而是英国在维持自由贸易的过程中间『被迫、不得已地对那些实在不守规矩的统治者实行司法仲裁』的结果。一般来说那些统治者犯的错误就是侵犯了私有财产、没收扣押了外商财产,或者说因为挥霍浪费弄到自己破产,牵累到外商、还不起债务之类的”<ref>{{cite web|url=https://commondatastorage.googleapis.com/letscorp_archive/archives/95146|title=刘仲敬:简明20世纪东亚史}}</ref>。

=== 诸夏复国论 ===
刘仲敬否认[[中华民族]]以及[[漢民族]]共同体的存在,主张发明和构建[[诸夏]]各民族,恢复诸夏邦国<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诸亚与诸夏-e8748e3b7633 诸亚与诸夏]</ref><ref name="sb">[https://medium.com/@cathaysianculturesoc/诸亚与诸夏发刊词-8829ca4e267e 诸亚与诸夏发刊词]</ref>:

{{cquote|[[闽越|閩越民族]]屬於[[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馬來玻里尼西亞]],[[南诏|大不列滇民族]]和[[夜郎|夜郎民族]]屬於[[阿爾泰語系|阿尔泰-緬泰]],[[满洲国|滿洲利亞民族]]、[[晋国|晉民族]]和[[中山国|中山民族]]屬於[[内亚]],諸夏文化的因素微不足道。[[吴越国|吳越尼亞民族]]、[[蜀国|巴蜀利亞民族]]、[[马楚|湖湘利亞民族]]、[[杨吴|江淮利亞民族]]、[[干越|贛越民族]]、[[楚国|荊楚民族]]是接受諸夏文化影響的不同[[蠻族]]後裔。前者屬於諸亞,後者屬於諸夏。}}

{{cquote|
[[满洲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你们的祖先,在民族英雄[[张作霖]]大元帅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晋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阎锡山]]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齐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link-en|汉密尔顿·鲍尔|Hamilton Bower|鲍尔}}上校和布鲁斯少校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杨吴|江淮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杨行密]]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楚国|荆楚利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项羽]]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蜀国|巴蜀利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夏之时]]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夜郎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杨应龙]]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马楚|湖湘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罗泽南]]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干越|赣尼士兰]]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钟传]]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吴越国|吴越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钱鏐]]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闽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郑芝龙]]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南越国|坎通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赵佗]]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长其|桂尼士兰]]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侬智高]]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南诏|大不列滇]]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阁逻凤]]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
}}

刘仲敬说:“现在资助我老,还来得及做诸夏的[[国父]]。”<ref>{{Cite web|url=http://www.cathaysianis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0438&_dsign=a703ff70|title=国父学 - 高层次带人|accessdate=2018-06-10|date=2016-6-29}}</ref>一时间,刘仲敬的信徒在[[微信]]上云集响应,争发[[虚拟红包|红包]]给刘仲敬。

刘仲敬认为[[孙文]]是“[[广东省|坎通尼亚]]”(Cantonia)的[[卖国贼]],指其不仅收受[[苏联政府]]的[[卢布]],还令[[粤东]]军队[[廣州商團事件|攻击商团]],焚掠商场,惨杀人民,[[西关]]一带尽成焦土,伤亡遍地,尸血充途,造成古今中外有史以来未有之惨剧<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cantonia賣國賊孫文的第一批盧布-7563083f8fec Cantonia賣國賊孫文的第一批盧布]</ref><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cantonia國殤日公告-bb6ff96f8961 Cantonia國殤日公告]</ref>。

劉仲敬支持基督教-盎格鲁([[普通法]])[[保守主義]]<ref>{{cite web|url=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zhongxi/20151004129378_all.html|title=刘仲敬、刘军宁:保守主义纵谈|date=2015-10-04|archiveurl=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522061827/http://www.21ccom.net/articles/thought/zhongxi/20151004129378_all.html|archivedate=2016-05-22|website=共識網}}</ref>。他还提出了将當代世界分为基于共同价值观和集体安全体系的“[[伍德罗·威尔逊|威尔逊]]世界”、现实主义和機會主義政治的“[[托马斯·霍布斯|霍布斯]]世界”以及未形成现代政治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达尔文]]世界”的理论<ref>{{cite web|url=http://www.chinaelections.org/article/228/235640.html|title=刘仲敬:威尔逊主义与世界秩序|accessdate=2017-01-09|date=2015-01-19|authorlink=[[刘仲敬]]|publisher=财新《新世纪》2015年第2期}}</ref><ref>{{cite web|url=http://jb.sznews.com/html/2014-09/29/content_3019128.htm|title=刘仲敬:“威尔逊主义”创造了美国的世界秩序|accessdate=2017-01-09|date=2014-09-29|publisher=[[晶报]]|archiveurl=https://web.archive.org/web/20170109115653/http://jb.sznews.com/html/2014-09/29/content_3019128.htm|archivedate=2017-01-09|deadurl=yes}}</ref><ref>{{Cite book|title=从华夏到中国|author=刘仲敬|date=2014-09-28|publisher=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accessdate=2017-01-09|language=zh-cn|ISBN=9787549557158}}</ref>。

=== 大洪水预言 ===
刘仲敬認為中國即將進入社會崩潰的狀態,他將其稱為「[[大洪水]]」,但大洪水將會是漸進式的發生,其原因在於中共採取的[[列寧主義]],讓中共像蝗蟲一樣的破壞了社會賴以自保的各種條件<ref>{{cite web|url=https://www.letscorp.net/archives/104149|title=阿姨北京之行秘传心法要义|accessdate=2017-01-09|date=2016-04-05}}</ref>。

劉仲敬認為,“[[東亞]]部分甚至大部分[[伊斯蘭化]],現在已經無法逆轉”,因为“組織真空已經形成,必然會吸引外來秩序”,而且「伊斯蘭化比出現許多[[張獻忠]]、[[朱元璋]]執行[[大屠殺]]好很多」;他还预言“[[伊斯兰国|國際縱隊]]一路衝到[[連雲港]],比打進[[阿勒頗]]容易多了。[[阿富汗]]萬山叢中的無數[[馬蘇德]],隨便放一個過來就是現成的[[巴布爾]]”<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敘利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9fe22080ae1a|title=敘利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accessdate=2017-03-01|date=2016-04-05}}</ref>。

劉仲敬还认为伊斯蘭世界的土豪是“伊斯兰国職業革命家”團體的天敵<ref>{{cite web|url=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833419370508324864|title=伊斯蘭國的力量和弱點都屬於職業革命家團體的力量和弱點|accessdate=2017-03-28|date=2017-02-19}}</ref>;所以,面临恐怖主义的威胁,[[伊斯蘭世界]]有兩個地方非常安全,甚至比[[西方世界|西方]]的[[羅馬法]]-[[官僚主義]]-[[福利國家]]重疊區更安全。第一是[[教派]]組織競爭激烈的地方,尽管其中包括許多激烈的派系。第二是[[蠻族]]傳統深厚的地方,[[部落]]和[[軍閥]]戰爭非常頻繁。這些地方不僅包括[[科特迪瓦]]和[[印尼]],包括環[[印度洋]]珍珠鏈區域,還包括[[柏柏爾]]和[[伊朗]]山區,以及從[[高加索]]到[[塔吉克斯坦|塔吉克]]和阿富汗的蠻族大本營<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組織臨床學簡明教程-106aa0e5084 組織臨床學簡明教程]</ref>。

劉仲敬認為,“(劉仲敬的信徒)把諸夏想得太好了,真實的諸夏必然是[[敘利亞]]化和[[張獻忠]]化的碎片”<ref>{{Cite web|url=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998917709541847040|title=那是你把諸夏想得太好了|author=劉仲敬|date=2018-05-22|publisher=Twitter}}</ref>,“未來的諸夏熟悉[[核戰爭]],大概就像今天的敘利亞各方熟悉[[化學武器]]戰爭”<ref>{{Cite web|url=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1003228839319953409|title=未來的諸夏熟悉核戰爭|author=劉仲敬|date=2018-06-03|publisher=Twitter}}</ref>。

=== 評論伊斯兰国 ===
刘仲敬认为[[伊斯兰国]]是在秩序解构的条件下,由“国际职业[[革命家]]”(國際[[恐怖分子]])建立的。一方面,对于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复兴运动,对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强制恢复的[[沙里亚法]],刘仲敬將其與[[共產主義]]相提並論,並以諷刺性手法批評伊斯蘭國<ref name="hong">{{cite web|url=http://m.aisixiang.com/data/101027.html|title=智术师刘仲敬|author=李翎|website=爱思想}}</ref><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伊斯蘭的土豪與職業革命家-72ec2e8895d3|title=伊斯蘭的土豪與職業革命家|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克里奧爾學-67d9e784caaa|title=克里奧爾學|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張獻忠的子孫和列寧的子孫-cd6c82cb3dd6|title=張獻忠的子孫和列寧的子孫|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世界文明史-伊斯蘭-一-13e2bc1194f|title=世界文明史 ——伊斯蘭(一)|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

{{cquote|八个大大([[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巴格达迪]])是[[吉哈德]]的温和派,像[[周恩来|人民的好总理]]一样,经常批评[[格瓦拉]]同志大嗡大杀,不懂得讲政策讲方法。他多次告诫基层干部,一定要防止[[极左]]路线,收了顺民的贡赋就不能杀人,除非他们主动要求[[公私合营]],[[基督徒]]要跑路的来去自由,说话算话,只有[[什叶派]]反动派非镇压不可。[[扎卡维]]同志说,伟大导师[[奥萨马·本·拉登|拉登]]一再嫌他心慈手软。[[努斯拉阵线]]以纯而又纯的[[布尔什维克]]自居,坚决反对八个大大同志的[[热月政变]],在[[阿勒颇]]另立山头,成立了[[第四国际]]。

其实大家都误会八个大大了。他老人家发动[[文化大革命]],主要是针对德黑兰的[[修正主义 (马克思主义)|修正主义]]者。从他老人家的本意看,他只是一个温和的[[土地改革]]者好不好……

第四国际认为莎莉娅(沙里亚)没有明确区别[[哈里发]]和[[埃米尔]],[[穆罕默德·奥马尔|奥马尔]]是拉登同志钦点的。[[第三国际]]认为只有[[古莱什]]族人才能做哈里发,八个大大是易卜拉欣哈里发。}}

{{cquote|八個大大嚴正指出,[[滿洲語]]是[[敘利亞語]]和[[維吾爾語]]的方言,所以[[普通話]]語區自古以來屬於伊斯蘭國,沒有[[沙里亞]]先鋒隊就沒有新中國⋯⋯}}

{{cquote|任何[[殺人]]講規矩的角色,跟中國人混在一起,都非吃虧不可。[[穆斯林]]殺人是講規矩的,哪怕是八個大大。任何完全不殺人的角色,跟中國人鬼混,早就讓他們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所以你也找不到這種人。只有殺人完全不可預測的角色,才能對中國人形成有效威懾。剛才這句話,其實就是列寧對[[無產階級專政]]的定義。[[張獻忠]]的後裔和[[列寧]]的後裔,其實是非常平衡的搭配。}}

刘仲敬建议其信徒<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935919072033751041 現在就可以去敘利亞練兵]</ref>:

{{cquote|現在就可以去敘利亞[[叙利亚内战|練兵]],任何時代都不缺練兵場,[[波蘭]]軍團是在[[法國]]打出來的,[[義大利]]軍團是在[[南里奥格兰德州|里奥格兰德]]打出來的。}}

劉仲敬認為,儘管伊斯蘭國很爛,但是以目前環境下卻有可能征服中國:如果中國拒絕解體,那麼中國[[伊斯蘭化]]不可避免,八個大大(新統治者)將代替共產國際(舊統治者)<ref>{{cite web|url=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敘利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9fe22080ae1a|title=敘利亞自古以來屬於中國|author=刘仲敬|website=Medium}}</ref>。

=== 為日本戰爭罪行辯護 ===
劉仲敬認為清朝/中国無視公約,首先虐殺日本人,因此日本是被迫反擊;並且中国把军队混入平民,因此日本的“屠殺”是誤傷<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清日战争-1894-1895-宗泽亚-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2-摘录-9629fb6b170d 《清日战争:1894–1895》(宗泽亚,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2)摘录]</ref><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32876162dafd 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ref><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828339359589871616 南京違紀事件必須正名]</ref>:

{{cquote|[[清日戰爭]](1895)的時代,清國朝廷沒有加入[[國際紅十字會]],也不懂近代國際上對待俘虜的公約。我(日本)數十名戰死者的首級,悉數被敵兵奪走。大多數砍斷左手,割去陰莖;中有削掉鼻子,剜出眼球者。清兵對我兵施以無人道之屠屍。搜索中發現中萬中尉的認識牌,頭顱和身體被分離,兩腕被切斷。}}

{{cquote|([[通州事件]])支那人企图屠杀包括妇女、儿童的所有日本人。大多数妇女在被戏弄,遭到长达24小时的虐待之后,有些人在东门外被杀。在被屠杀的路途上,有的人手脚被绑,有些人鼻子、喉咙被穿上铁丝,在地上拖行。尸体被丢进附近的池塘。有的人被喷上剧毒,整个脸部歪曲变形。城内惨不忍睹。所到之处,尽是日本人的尸体。几乎所有的尸体的脖子都被绑上绳子。尸体中有不知人间世故的儿童和妇女惨遭杀害。由于这一事件至今尚无纪录,我只能根据记忆陈述我所目击的事情。不过,这一事件实在太残酷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深印脑海中的惨状。}}

{{cquote|何況南京事件([[南京大屠殺]])可以證實的一萬多平民死者當中,並非全都可以列為日軍違紀事件的受害者。國軍士兵拒絕停火,脫去軍裝,混入平民當中,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軍統便衣狙擊手從平民當中向日軍開火,同樣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這兩種行徑的肇事者,都屬於戰犯。東京國際法庭沒有追究這些戰犯,反而把他們造成的死亡算在日本人頭上,換了我是日本人,也是絕不會認帳的。美國人或以色列人如果接受這種黑白顛倒的邏輯,就得把反恐戰爭的所有將士定為戰犯了。}}

劉仲敬認為[[731部隊]]是是防疫部队,日本的“罪證”由蘇聯和中國偽造<ref>[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党妹学-3f7bf4aee532 党妹学]</ref><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897663583210876931 731和關東軍刺殺張作霖的史料]</ref><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898163832392105984 731發明學]</ref>。

===計劃成立巴蜀利亞剿匪軍政府===

2018年8月19日,刘仲敬在Twitter上宣佈,將於2018年11月9日成立“巴蜀利亞剿匪軍政府”<ref>[https://twitter.com/LiuZhongjing/status/1031166710714454016 窩老人家預定於2018年11月9日]</ref>:

{{cquote|窩老人家預定於2018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紀念日成立巴蜀利亞剿匪軍政府。溫和派[[中國人]][[假釋]]期滿而未盡[[剿匪]]義務,從即日起恢復commie國際恐怖組織成員的outlaw地位。[[上議院]]選民團由實名剿匪的巴蜀利亞愛國者組成,[[下議院]]選民團由實名資助剿匪的巴蜀利亞愛國者組成。}}

== 评价 ==
劉仲敬的寫作風格獨特,例如《民國紀事本末》使用文言文體書寫近現代史,並提出從憲政的角度評述民國史事。[[公共知识分子]]、[[華東師範大學]]教授[[許紀霖]]評此書為「奇書」,對劉仲敬的評價為「奇人」、「通古今中西,有難得的大見識」<ref>{{cite web|url=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3101693715.html/|title=許紀霖訪談|archiveurl=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608025323/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3101693715.html|archivedate=2016-06-08|website=共識網}}</ref>。香港作家[[梁文道]]在其節目《[[開卷八分鐘]]》中評此書是「2013年读过的最奇特,但又让人印象最深的书」<ref>{{cite web|url=http://news.ifeng.com/history/video/detail_2014_03/26/35149281_0.shtml|title=2014-03-25开卷八分钟 《民国纪事本末》(二)|date=2014年3月26日|website=鳳凰網}}</ref>,並說此書讓他的教授朋友為之「拍案叫絕」<ref>{{cite web|url=http://phtv.ifeng.com/program/kjbfz/detail_2014_03/25/35107314_0.shtml|title=刘仲敬:恶专制而恋大一统无异于爱苗条而不捨甜食(開卷八分鐘2014年3月24日)|date=2014年3月25日|website=鳳凰網}}</ref><ref>{{cite web|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R08_cfOHx4|title=20140326 开卷8分钟 民国纪事本末(三)|author1=鳳凰衛視|website=youtube}}</ref>。

{{who|有人}}调侃:“仲敬言语奇,自诩为阿姨;硕帝千里[[满洲国临时政府|建国]],阿姨万言[[诸夏|兴邦]]。”<ref>{{cite web|url=http://sh.edushi.com/bang/info/149-150-n1677207-p0.html|title=刘仲敬先生,别忘了陈其采|author1=共识网|website=E都市}}</ref>{{需要更好来源}}

自由撰稿人李尔克说:“就写作而言,刘仲敬的语言风格不外乎是由半文不白的汉语、三流的比喻与惊人的附会炖成一锅的产物”、“就思想性而言,刘仲敬也并非自诩的‘先知’,而只不过是以一套自创而又未必高明的语言重新包装、兜售别人的观点而已”<ref>[http://view.qq.com/a/20151116/012155.htm 李尔克:“阿姨学”让人如何评判?]</ref>

== 翻译作品的争议 ==
[[豆瓣]]网友David写了一篇名为《羞煞[[严复]],气煞[[休谟]]——评刘仲敬译〈英国史〉》的2万字的文章,控诉译者刘仲敬的“英文水准之低下,历史素养之粗劣,翻译态度之轻佻,错误名目之繁多”,称「这部让晚年休谟一直念兹在兹、与吉本《罗马帝国兴衰史》和罗伯逊《苏格兰史》并称于世,堪称18世纪“哲学历史学”之鸿篇巨著的《英国史》,被汉译活生生地糟蹋了」<ref>[http://mmmono.com/g/meow/210635/ 奇葩译者多,你们弄啥咧 | 从把lesbian译成“黎巴嫩”说起]</ref>:

{{cquote|(译者刘仲敬)也不知道“economy”除了“经济”还有“俭约”之意,将“want of economy and an ill-judged liberality were Henry's great defects”(不知俭约和不得其所的慷慨是亨利最大的缺点)译为“亨利最大的弱点就是财政困难和欠考虑的慷慨赏赐”。(第2卷:中文18页,英文13页)

(译者刘仲敬)不知道“raise”除了有“供养”之外还有“提高”之意,把“The committee of danger in April 1648 voted to raise the army to 40,000 men”(1648年4月,危机委员会投票决定将军队增至4万人)译为“1648年4月,危机委员会投票通过决议:供给四万大军”。(第6卷:中文108,英文94)}}

而对于刘仲敬翻译的另一部作品《理想之书》(日本作家[[冈仓天心]]原著),学者刘铮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称,该译本语言干瘪无力还是小事,关键是错误太多,译者的英文词汇量窘促,每每误解原意,又未能从精到的日译本中汲取有益成分,以提升自己的译本,结果人名、地名的舛谬比比皆是<ref>[http://www.infzm.com/content/126073 这样的冈仓天心译本要不得]</ref>:

{{cquote|《理想之书》专名还原最滑稽的例子……出自第十四章。在该章最后,有一个类似名词解释的部分,译者是这样译的:“三洋——日本作家,以其历史和爱国题材的诗歌著称。”(第192页)原文为:Sannyo—Writer of the Nippon-Gaishi and the Nippon-Seiki, and noted also for his poems on historical and patriotic subjects. 原文里提到此人是“《[[日本外史]]》、《日本政记》的著者”,译者大概看了半天,想不出Nippon-Gaishi和Nippon-Seiki究竟是什么,索性将其跳过不译了。读者裡想必有人一见《日本外史》四个字就明白了,这哪里是什么“三洋”啊,就是[[江户时代]]的史家、诗人[[赖山阳]]嘛,山阳,是他的号。译者兴许书读得少,电器用得多,因此对[[三洋电机|三洋]]更熟悉一些。}}

2017年6月29日,《南方周末》刊载[[北京师范大学]]讲师田方萌的文章《空想家安·兰德与“奇人”刘仲敬》,7月4日又在其客户端上发表《刘仲敬〈安·兰德传〉抽检报告》。在两篇文章中,田方萌用社会科学的调查原理,对刘仲敬2015年出版的《安·兰德传》文本进行抽样检测,指出刘仲敬用自己的语体对安妮·海勒的《安·兰德和她创造的世界》进行了缩写和改写,涉嫌抄袭:“我怀疑——只是怀疑——刘的写作过程是这样的:首先设定叙事框架,再选择二手材料进行缩写和改写,同时加入自己的评论文字,将其包装成新著上市。”<ref name="jz">[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28793 国内思想周报丨刘仲敬被控抄袭;鼓浪屿申遗成功]</ref>

== 著作 ==

=== 翻譯著作 ===
* 《飛蛇與龍》,R·A·寶萊著,光明日報出版社,2010年
* 《死亡的化學反應》,西蒙·貝克特著,江蘇人民出版社,2011年
* 《星童头骨之谜》,劳埃德·派伊著,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年
* 《{{le|英格蘭史 (休謨)|The History of England (Hume)|英國史1-6}}》,[[大衛·休謨]]著,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2年
* 《燕子号与亚马逊号9 侦探六人组》,[[亚瑟·兰塞姆]]著,贵州人民出版社,2013年
* 《燕子号与亚马逊号12 保卫白嘴潜鸟》,亚瑟·兰塞姆著,贵州人民出版社,2013年
* 《{{le|詹姆斯二世以降的英格兰史|The History of England from the Accession of James the Second|麦考莱英国史1-3}}》,[[第一代麦考利男爵托马斯·巴宾顿·麦考利|托马斯·麦考莱]]著,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4年
* 《美法革命比较》,弗雷德里希·根茨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4年
* 《大世界 小小人》(合譯),傑拉特·藍士南、[[法蘭西斯·福山]]、卡羅林·高利特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4年
* 《阳光的疗愈力》,理查德·哈代著,海南出版社,2014年
* 《山精靈普克》,魯德亞德·吉卜林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
* 《原來如此的故事》,魯德亞德·吉卜林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
* 《理想之书:尤其是有關日本藝術的理想》,[[冈仓天心]]著,四川文艺出版社,2017年

=== 原创著作 ===
* 《民國紀事本末》,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3年
* 《從華夏到中國》,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4年
* 《[[安·兰德]]传:生平与思想》,商务印书馆,2015年
* 《经与史:华夏世界的历史建构》,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八旗文化,2018年
* 《守先待后:思想、格局与传统》,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
* 《近代史的墮落·晚清北洋卷:劉仲敬點評近現代人物》,八旗文化,2016年
* 《近代史的墮落·國共卷:劉仲敬點評近現代人物》,八旗文化,2016年
* 《遠東的線索:西方秩序的輸入與中國的演變》,八旗文化,2017年
*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八旗文化,2017年
* 《近代史的墮落·民國文人卷:劉仲敬點評近現代人物》,八旗文化,2018年

== 參考資料 ==
{{reflist|2}}

== 外部链接 ==
* [https://www.zhihu.com/search?type=content&q=刘仲敬 知乎话题-刘仲敬]
* {{Twitter|liuzhongjing}}
* [https://medium.com/@LiuZhongjing 刘仲敬的Medium]

{{DEFAULTSORT:L}}
[[Category:中華人民共和國作家]]
[[Category:中国历史学家]]
[[Category:武汉大学校友|L]]
[[Category:四川大学校友]]
[[Category:華西醫科大學校友]]
[[Category:召会人物]]
[[Category:中華人民共和國持不同政见者]]
[[Category:支持臺灣獨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
[[Category:极右派政治人物]]
[[Category:中華人民共和國分裂論推進者]]
[[Category:中華人民共和國基督徒]]
[[Category:劉姓|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