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劉仲敬'''({{bd|1974年|12月10日|catIdx=L劉}}),出生于新疆奇台,祖籍四川资中,棄醫從文,政治评论人士、作家,網名「數卷殘編」,以獨特的历史观著称,與[[斯賓格勒]]有些類似,專注发明和构建[[w:诸夏|诸夏]]各民族。现居[[美国]]。

==曾用於維基百科==

=== 經歷 ===
{{cquote|窩老剛才經歷了一次私人的神蹟,在突然出現的彩虹下,立了一個只涉及私人的約,和另一個可以公開的約。後者向上帝承諾,定將消滅[[中国共产党|commie]]恢復[[w:諸夏|諸夏]]。語畢,虹去日出。}}

=== 反中华民族 ===

==== 解构中华民族与漢族 ====
{{cquote|首先,[[汉族|汉]]就不是一个民族,甚至连族群都算不上。它是反族群的,它是帝国,它是[[秦帝国]]的一个继承者,是反民族的东西。如果你说,[[屈原]]只属于[[楚国]],[[鲁仲连]]只属于[[齐国]],而[[蒙恬]]只属于[[秦国]],他们各自有各自特殊的族群认同,这一点还是可以勉强成立的。但是在真实发生的历史上,汉朝是一个无根的普世帝国,它的所有臣民,你很难找得出它有一个特殊的共同体认同。}}

{{cquote|大一统从[[w:秦灭六国之战|暴秦]]开始,从未走出秦政的阴影,给华夏世界带来了永无止境的灾难。大一统是在野心家谋杀众多有机共同体的血腥现场建立起来的,只有不断破坏社会生态的自然发展才能维持。}}

{{cquote|五族共和其实就是这样的产物,[[中华民国|民国]]一开始就建立在流沙上。以大清版图为基础构建大中华,本质上是政治决断,民意和历史的基础几乎不存在。}}

{{cquote|如果你用[[w:中國分裂論|分裂]]、而非[[w:獨立運動|独立]]的辞令,那就说明你不是真正的[[民主]]爱好者。请注意,这里的民主只是中性词。印度独立时,宪法之父[[阿姆倍伽尔]](他自己就是少数民族)力主[[w:印巴分治|印巴分离]]。他的理由是:如果一亿心怀不满的[[穆斯林]]留在[[印度]];印度要么不再有民主,要么不再有国家。}}

==== 费拉论 ====
{{cquote|沒有[[漢族]],只有漢人{{=}}費拉{{=}}法定降虜。}}

{{cquote|中國人知道自己是卑劣的奴隸,如果有人按照他們真實的階級身份對待他們,他們就會暗中佩服,覺得這些人有眼力,對其他事情的判斷,大概也沒錯。如果有人尊重中國人,把他們當做有靈魂有良知有廉恥的生物,中國人根據同樣的理由,就會懷疑這些人的判斷力,包括對其他跟中國無關事情的判斷力,不但不會信任和追隨這些人,反而會覺得這些人是適合欺騙掠奪的對象。}}

{{cquote|费拉是分不清软弱和慷慨的,不虐待他们,他们就会咬你。我匪虐待他们,其实不能全怪我匪。你要让费拉离你远点,就不能让他们以为你输了,装也要装出赢家的样子。这个跟对付白左恰好相反。……如果就辱华道歉,[[抗日战争|抗日]]群众肯定说他没有诚意,然后得寸进尺地打,直到他受不了再次翻脸。如果用流氓手段对付贱民,他们反倒会怀疑人家后台很硬。我如果当年被人举报否定[[w: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就道歉,现在早就完蛋了。现在,费拉还以为我是党内大佬派出来的代理人。}}

{{cquote|费拉其实很容易操纵或者剥削的,他没有个人权利或者是边界意识,可以说是一种精神上永远不能成年的物种。如果你成心想要利用或者是无限扩大自己的利益的话,生活在费拉当中对你是极其有利的,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剥削他们或者支配他们,理直气壮地利用他们性格上的弱点把他们玩弄来玩弄去,把他们作为你的工具,把他们的利益划到你自己的名下。但是这样有一点不好,你真的这么干了以后,你自己也就陷入了[[虐恋|SM]]学的循环之中,以后你不可避免地陷入他们的圈子,总有一天,你会碰上比你更厉害的SM高手,结果自己反倒也变成被玩弄的对象。}}

=== 诸夏复国论 ===
{{cquote|[[闽越|閩越民族]]屬於[[馬來-玻里尼西亞語族|馬來玻里尼西亞]],[[南诏|大不列滇民族]]和[[夜郎|夜郎民族]]屬於[[阿爾泰語系|阿尔泰-緬泰]],[[满洲国|滿洲利亞民族]]、[[晋国|晉民族]]和[[中山国|中山民族]]屬於[[内亚]],諸夏文化的因素微不足道。[[吴越国|吳越尼亞民族]]、[[蜀国|巴蜀利亞民族]]、[[马楚|湖湘利亞民族]]、[[杨吴|江淮利亞民族]]、[[干越|贛越民族]]、[[楚国|荊楚民族]]是接受諸夏文化影響的不同[[蠻族]]後裔。前者屬於諸亞,後者屬於諸夏。}}

{{cquote|
满洲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你们的祖先,在民族英雄[[张作霖]]大元帅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晋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阎锡山]]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齐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鲍尔上校和布鲁斯少校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江淮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杨行密]]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荆楚利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项羽]]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巴蜀利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夏之时]]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夜郎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杨应龙]]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湖湘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罗泽南]]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赣尼士兰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钟传]]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吴越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錢鏐]]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闽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郑芝龙]]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坎通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赵佗]]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桂尼士兰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侬智高]]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大不列滇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阁逻凤]]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
}}

=== 評論伊斯兰国 ===
{{cquote|八个大大([[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巴格达迪]])是[[吉哈德]]的温和派,像[[周恩来|人民的好总理]]一样,经常批评[[格瓦拉]]同志大嗡大杀,不懂得讲政策讲方法。他多次告诫基层干部,一定要防止极左路线,收了顺民的贡赋就不能杀人,除非他们主动要求[[公私合营]],[[基督教|基督徒]]要跑路的来去自由,说话算话,只有什叶派反动派非镇压不可。[[扎卡维]]同志说,伟大导师[[本·拉登|拉登]]一再嫌他心慈手软。努斯拉阵线以纯而又纯的[[布尔什维克]]自居,坚决反对八个大大同志的热月政变,在阿勒颇另立山头,成立了第四国际。

其实大家都误会八个大大了。他老人家发动[[文化大革命]],主要是针对德黑兰的修正主义者。从他老人家的本意看,他只是一个温和的土地改革者好不好……

第四国际认为莎莉娅(沙里亚)没有明确区别哈里发和埃米尔,[[穆罕默德·奥马尔|奥马尔]]是拉登同志钦点的。第三国际认为只有古莱什族人才能做哈里发,八个大大是易卜拉欣哈里发。}}

{{cquote|八個大大嚴正指出,滿洲語是敘利亞語和維吾爾語的方言,所以普通話語區自古以來屬於伊斯蘭國,沒有沙里亞先鋒隊就沒有新中國⋯⋯}}

{{cquote|任何殺人講規矩的角色,跟中國人混在一起,都非吃虧不可。穆斯林殺人是講規矩的,哪怕是八個大大。任何完全不殺人的角色,跟中國人鬼混,早就讓他們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所以你也找不到這種人。只有殺人完全不可預測的角色,才能對中國人形成有效威懾。剛才這句話,其實就是列寧對無產階級專政的定義。[[張獻忠]]的後裔和[[列寧]]的後裔,其實是非常平衡的搭配。}}

{{cquote|現在就可以去敘利亞練兵,任何時代都不缺練兵場,[[波蘭]]軍團是在[[法國]]打出來的,[[義大利]]軍團是在[[w:南里奥格兰德州|里奥格兰德]]打出來的。}}

=== 為日本辯護 ===
{{cquote|[[w:甲午战争|清日戰爭]](1895)的時代,清國朝廷沒有加入國際紅十字會,也不懂近代國際上對待俘虜的公約。我(日本)數十名戰死者的首級,悉數被敵兵奪走。大多數砍斷左手,割去陰莖;中有削掉鼻子,剜出眼球者。清兵對我兵施以無人道之屠屍。搜索中發現中萬中尉的認識牌,頭顱和身體被分離,兩腕被切斷。}}

{{cquote|([[w:通州事件|通州事件]])支那人企图屠杀包括妇女、儿童的所有日本人。大多数妇女在被戏弄,遭到长达24小时的虐待之后,有些人在东门外被杀。在被屠杀的路途上,有的人手脚被绑,有些人鼻子、喉咙被穿上铁丝,在地上拖行。尸体被丢进附近的池塘。有的人被喷上剧毒,整个脸部歪曲变形。城内惨不忍睹。所到之处,尽是日本人的尸体。几乎所有的尸体的脖子都被绑上绳子。尸体中有不知人间世故的儿童和妇女惨遭杀害。由于这一事件至今尚无纪录,我只能根据记忆陈述我所目击的事情。不过,这一事件实在太残酷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深印脑海中的惨状。}}

{{cquote|何況南京事件(南京大屠殺)可以證實的一萬多平民死者當中,並非全都可以列為日軍違紀事件的受害者。國軍士兵拒絕停火,脫去軍裝,混入平民當中,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軍統便衣狙擊手從平民當中向日軍開火,同樣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這兩種行徑的肇事者,都屬於戰犯。東京國際法庭沒有追究這些戰犯,反而把他們造成的死亡算在日本人頭上,換了我是日本人,也是絕不會認帳的。美國人或以色列人如果接受這種黑白顛倒的邏輯,就得把反恐戰爭的所有將士定為戰犯了。}}

===計劃成立巴蜀利亞剿匪軍政府===
{{cquote|窩老人家預定於2018年11月9日,[[柏林牆]]倒塌紀念日成立巴蜀利亞剿匪軍政府。溫和派[[中國人]][[假釋]]期滿而未盡[[剿匪]]義務,從即日起恢復commie國際恐怖組織成員的outlaw地位。[[上議院]]選民團由實名剿匪的巴蜀利亞愛國者組成,[[下議院]]選民團由實名資助剿匪的巴蜀利亞愛國者組成。}}

==其他==

==參考與外部鏈接==
{{reflist|2}}
{{wikipedia}}
[[category:中国作家]]
[[category:中国历史学家]]
'''劉仲敬'''({{bd|1974年|12月10日|catIdx=L劉}}),出生于新疆奇台,祖籍四川资中,棄醫從文,政治评论人士、作家,網名「數卷殘編」,以獨特的历史观著称,與[[斯賓格勒]]有些類似,專注发明和构建[[诸夏]]各民族。现居美国。

==曾用於維基百科==

=== 經歷 ===
{{cquote|窩老剛才經歷了一次私人的神蹟,在突然出現的彩虹下,立了一個只涉及私人的約,和另一個可以公開的約。後者向上帝承諾,定將消滅[[共匪|commie]]恢復[[諸夏]]。語畢,虹去日出。}}

=== 反中华民族 ===

==== 解构中华民族与漢族 ====
{{cquote|大一统从[[秦灭六国之战|暴秦]]开始,从未走出秦政的阴影,给华夏世界带来了永无止境的灾难。大一统是在野心家谋杀众多有机共同体的血腥现场建立起来的,只有不断破坏社会生态的自然发展才能维持。}}

{{cquote|[[五族共和]]其实就是这样的产物,[[中华民国|民国]]一开始就建立在流沙上。以[[大清]]版图为基础构建[[大中华]],本质上是政治决断,民意和历史的基础几乎不存在。}}

{{cquote|如果你用[[中國分裂論|分裂]]、而非[[獨立運動|独立]]的辞令,那就说明你不是真正的[[民主]]爱好者。请注意,这里的民主只是中性词。印度独立时,宪法之父[[阿姆倍伽尔]](他自己就是少数民族)力主[[印巴分治|印巴分离]]。他的理由是:如果一亿心怀不满的[[穆斯林]]留在[[印度]];印度要么不再有民主,要么不再有国家。}}

==== 费拉论 ====
{{cquote|中國人知道自己是卑劣的[[奴隸]],如果有人按照他們真實的[[階級]]身份對待他們,他們就會暗中佩服,覺得這些人有眼力,對其他事情的判斷,大概也沒錯。如果有人尊重中國人,把他們當做有靈魂有良知有廉恥的生物,中國人根據同樣的理由,就會懷疑這些人的判斷力,包括對其他跟中國無關事情的判斷力,不但不會信任和追隨這些人,反而會覺得這些人是適合欺騙掠奪的對象。}}

{{cquote|费拉是分不清软弱和慷慨的,不虐待他们,他们就会咬你。我匪虐待他们,其实不能全怪我匪。你要让费拉离你远点,就不能让他们以为你输了,装也要装出赢家的样子。这个跟对付[[白左]]恰好相反。……如果就辱华道歉,[[抗日]]群众肯定说他没有诚意,然后得寸进尺地打,直到他受不了再次翻脸。如果用流氓手段对付[[贱民]],他们反倒会怀疑人家后台很硬。我如果当年被人举报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就道歉,现在早就完蛋了。现在,费拉还以为我是党内大佬派出来的代理人。}}

{{cquote|费拉其实很容易操纵或者剥削的,他没有个人权利或者是边界意识,可以说是一种精神上永远不能成年的物种。如果你成心想要利用或者是无限扩大自己的利益的话,生活在费拉当中对你是极其有利的,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剥削他们或者支配他们,理直气壮地利用他们性格上的弱点把他们玩弄来玩弄去,把他们作为你的工具,把他们的利益划到你自己的名下。但是这样有一点不好,你真的这么干了以后,你自己也就陷入了[[虐恋|SM]]学的循环之中,以后你不可避免地陷入他们的圈子,总有一天,你会碰上比你更厉害的SM高手,结果自己反倒也变成被玩弄的对象。}}

=== 诸夏复国论 ===
{{cquote|
[[满洲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你们的祖先,在民族英雄[[张作霖]]大元帅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晋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阎锡山]]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齐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link-en|汉密尔顿·鲍尔|Hamilton Bower|鲍尔}}上校和布鲁斯少校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杨吴|江淮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杨行密]]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楚国|荆楚利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项羽]]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蜀国|巴蜀利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夏之时]]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夜郎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杨应龙]]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马楚|湖湘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罗泽南]]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干越|赣尼士兰]]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钟传]]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吴越国|吴越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钱鏐]]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闽国]]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郑芝龙]]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南越国|坎通尼亚]]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赵佗]]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长其|桂尼士兰]]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侬智高]]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br>
[[南诏|大不列滇]]的人民!你们不会忘记,在民族英雄[[阁逻凤]]的领导下,曾经多么骄傲!……
}}

=== 評論伊斯兰国 ===
{{cquote|八个大大([[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巴格达迪]])是[[吉哈德]]的温和派,像[[周恩来|人民的好总理]]一样,经常批评[[格瓦拉]]同志大嗡大杀,不懂得讲政策讲方法。他多次告诫基层干部,一定要防止[[极左]]路线,收了顺民的贡赋就不能杀人,除非他们主动要求[[公私合营]],[[基督徒]]要跑路的来去自由,说话算话,只有[[什叶派]]反动派非镇压不可。[[扎卡维]]同志说,伟大导师[[奥萨马·本·拉登|拉登]]一再嫌他心慈手软。[[努斯拉阵线]]以纯而又纯的[[布尔什维克]]自居,坚决反对八个大大同志的[[热月政变]],在[[阿勒颇]]另立山头,成立了[[第四国际]]。

其实大家都误会八个大大了。他老人家发动[[文化大革命]],主要是针对德黑兰的[[修正主义 (马克思主义)|修正主义]]者。从他老人家的本意看,他只是一个温和的[[土地改革]]者好不好……

第四国际认为莎莉娅(沙里亚)没有明确区别[[哈里发]]和[[埃米尔]],[[穆罕默德·奥马尔|奥马尔]]是拉登同志钦点的。[[第三国际]]认为只有[[古莱什]]族人才能做哈里发,八个大大是易卜拉欣哈里发。}}

{{cquote|八個大大嚴正指出,[[滿洲語]]是[[敘利亞語]]和[[維吾爾語]]的方言,所以[[普通話]]語區自古以來屬於伊斯蘭國,沒有[[沙里亞]]先鋒隊就沒有新中國⋯⋯}}

{{cquote|任何[[殺人]]講規矩的角色,跟中國人混在一起,都非吃虧不可。[[穆斯林]]殺人是講規矩的,哪怕是八個大大。任何完全不殺人的角色,跟中國人鬼混,早就讓他們吃得連骨頭都不剩了,所以你也找不到這種人。只有殺人完全不可預測的角色,才能對中國人形成有效威懾。剛才這句話,其實就是列寧對[[無產階級專政]]的定義。[[張獻忠]]的後裔和[[列寧]]的後裔,其實是非常平衡的搭配。}}

{{cquote|現在就可以去敘利亞[[叙利亚内战|練兵]],任何時代都不缺練兵場,[[波蘭]]軍團是在[[法國]]打出來的,[[義大利]]軍團是在[[南里奥格兰德州|里奥格兰德]]打出來的。}}

=== 為日本戰爭罪行辯護 ===
{{cquote|[[清日戰爭]](1895)的時代,清國朝廷沒有加入[[國際紅十字會]],也不懂近代國際上對待俘虜的公約。我(日本)數十名戰死者的首級,悉數被敵兵奪走。大多數砍斷左手,割去陰莖;中有削掉鼻子,剜出眼球者。清兵對我兵施以無人道之屠屍。搜索中發現中萬中尉的認識牌,頭顱和身體被分離,兩腕被切斷。}}

{{cquote|([[通州事件]])支那人企图屠杀包括妇女、儿童的所有日本人。大多数妇女在被戏弄,遭到长达24小时的虐待之后,有些人在东门外被杀。在被屠杀的路途上,有的人手脚被绑,有些人鼻子、喉咙被穿上铁丝,在地上拖行。尸体被丢进附近的池塘。有的人被喷上剧毒,整个脸部歪曲变形。城内惨不忍睹。所到之处,尽是日本人的尸体。几乎所有的尸体的脖子都被绑上绳子。尸体中有不知人间世故的儿童和妇女惨遭杀害。由于这一事件至今尚无纪录,我只能根据记忆陈述我所目击的事情。不过,这一事件实在太残酷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深印脑海中的惨状。}}

{{cquote|何況南京事件([[南京大屠殺]])可以證實的一萬多平民死者當中,並非全都可以列為日軍違紀事件的受害者。國軍士兵拒絕停火,脫去軍裝,混入平民當中,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軍統便衣狙擊手從平民當中向日軍開火,同樣將敵軍火力引向平民。這兩種行徑的肇事者,都屬於戰犯。東京國際法庭沒有追究這些戰犯,反而把他們造成的死亡算在日本人頭上,換了我是日本人,也是絕不會認帳的。美國人或以色列人如果接受這種黑白顛倒的邏輯,就得把反恐戰爭的所有將士定為戰犯了。}}

==其他==

==參考與外部鏈接==
{{reflist|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