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SM指Sadomasochism, 指施虐+受虐的和谐美学。SM是在权力关系的命令与服从中享受愉悦。核心是权力,效果是愉悦。权力并非只有攻方的进击和逼迫,还包括受方的诱使和屈从。愉悦并非单纯的舒服,而是在可接受范围内的刺痛的逆向反馈。

SM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如果我们说,费拉民众如此残暴,怎可给他武器,吏治帝国的有效控制,可以防止张献忠,这就是SM学的正面论证。正面:是说SM使人和谐。

如果我们说,最可恶的其实不是奴隶主,而是奴才,奴才在主子面前低眉俯首,在比他更低下的人面前耀武扬威,这就是对SM学的反面论证。反面:是说SM使人变态。

地主家的儿子,打起土豪来更不手软。从小被父母包办婚姻过的五四新青年,对礼教束缚更不容情。这些不是SM,是反SM学。

由于SM指的是一种变态的爱,是明明有痛,却又说爱,可以理解为爱恨不分,是缺乏分辨能力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内亚-东亚的输出-输入秩序结构,使得东亚人不能分清自己想要保护的传统,其实是上一波侵略者的遗留。参看文献2。

官场上抓某人小辫子的隐喻结构、快感内涵,跟妓院里抠女人阴部高度一致。“这帮刁民,该好好治治”,这“治治”跟SM话语里的调教,高度一致。

士大夫就是靠输出这种政治行为习惯,从而长期担当皇帝和平民的中间代表的。

参看:

  1. 《SM学》

2. “诸夏的民族意识和作为他者的中国人”